Chinese big5 VersionChinese gb Version
WARRING:If you are under 21 years of age or if it is illegal to view adult material in your community, please leave now. We can't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your actions. We are not acting in any way to send you this information; you are choosing to receive it! Continuing further means that you understand and accept responsibility for your own actions, thus releasing the creators of this Web page and our service provider from all liability.
WAPRSS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頂級色情電影
100% 全部無碼
頂級的電影品質
超快下載速度
您想觀賞我們的珍藏高質無碼電影和圖庫嗎? 學生妹,白領女性,成人動畫,同性戀,群體性愛 ,偷窺,排泄,偷拍等等! 嶄新系統讓你即時下載另人上傳的電影和圖片! 絕非一般成人網站幾星期才更新內容. 請按這裡成為我們的VIP會員,享受皇帝式的享受和的待遇。
用戶名:
密碼:
 
加入成為VIP會員
我要發表/投稿
精選電影
地下影片
頂級貼圖
色情文學
色情文學分類目錄:
一般留言交流交友
真實經歷
午夜怪談
古典文學
古艷色情
左鄰右舍
同性相吸
忘年之樂
秀色可餐
奇遇物語
明星系列
性愛知識教學
肥水不落別人田
武俠色情
春色滿園關不住
科幻之篇
旅遊紀事
校園趣事
純潔戀情
都市生活
短篇小品
鄉間記趣
集體換伴
意外收穫
暴力虐待
辦公室情
寵物與我
白衣艷事
H-GAME系列
色情笑話
其他種類
討論問題
求教他人
加入成為VIP會員精選電影地下影片頂級貼圖色情文學酷站龍虎榜
您當前的位置:繁體首頁 > 色情文學 > 集體換伴繁體 | 簡體

換妻的喜劇(李明篇)(1-3)

時間:1999-10-21 00:00:00  作者:adss          【字體: 】   【 收藏本文

換妻的喜劇

發言人∶adss


**********************************************************************
                小弟的第一篇濫作,望各位不要笑話。
**********************************************************************

換妻的喜劇(李明篇)

(一)

    我叫李明,結婚一年,我的老婆叫蘇琴。她是我工作之後才認識的,我們倆
人談了兩年戀愛,情投意合,就結婚了。她身材苗條,兩隻乳房特別豐滿。今年
春天的一天,我下午下班回家後發現她一個人在家,正在看一封信。她發現我回
來後,慌忙把信收了起來。我問她是誰來的信。她紅着臉吱唔着,回答說是一個
老朋友。我當然不信,因為我對她非常了解她是個非常單純的女孩子,一撒謊就
臉紅的。

    我沒有逼問她,因為各人都有隱私權,我在認識她之前就談過好幾次戀愛。
最讓我心動的一個姑娘叫小怡,我們倆曾經非常相愛,但是因緣差錯,她出國後
倆人交流慢慢斷了。我時常在夢裡和她相愛,但是我從來就沒有和蘇琴透露過一
次,我也不了解她以前有什麽經歷。結婚第一夜,我非常高興她還是處女,所以
我想她以前可能也沒有幾次戀愛。

    那天夜裡我發現她心神不定,以為我睡著了,離開卧室,在沙發上想了好長
時間,長吁短嘆,我透過門縫看到她眼裡暗含淚水,心裡一動,猜想可能和白天
的來信有關。

    第二天,趁她出門辦事,我找到那封信。一看之後,心裡吃驚不小,原來她
也有一段生死相許的感情經歷,她和她的一個同班同學談了五年的戀愛。看信里
知道那人叫許志明,隱約從信里猜出個所以然。

    那個姓許的(我心裡醋意大動)在大四那年去美國留學了,而且還在美國結
了婚。最讓我心驚的,是他的愛人叫藍海怡,北京人。我以前的戀人可不是也叫
藍海怡嗎?難道真的是她嗎?再看之後,可嘆造化弄人,小怡的父親在美國開了
一家精密光學器械公司,非常有錢。沒錯,正是她。

    信里他向小琴傾訴他的婚姻非常不幸,小怡始終不能忘懷她的初戀,倆從始
終同床異夢。下個月他要回國,一方面想見見她,以訴別後相思,同時在國內還
有一些事務要辦理。並求小琴一定要給他一個機會,把當年的誤會解釋清楚,然
後就帶着對她的絕愛永遠地別去。

    我一方面震怒,一方面更驚嘆人生的離奇際遇,心裡不知該說什麽。更想知
道小怡現在的情況,知道她到現在還是沒有忘記我,心中更是刻骨相思,懷念悠
悠不斷。

    我又把信放回原處,小琴回來後我絕口不提那事,心裡暗自盤算。

    信里留了他的EMAIL地址,讓她想聯繫就給他發信。我在家裡的電腦里裝了
一個黑客軟件,以記錄所有的鍵盤輸入。一個星期後,我發現了小琴用英文發的
信,我很輕易地把信復原。讓我擔心和痛苦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小琴在信里對他
說,也很想見他一面,並說想和他相愛一夜!!

    和他“相愛”一夜!這種背叛,起先很讓我憤怒萬分,不過我的怒火慢慢地
被一種莫名的興奮所代替∶想到我心愛的老婆,在別的男人的身下嬌吟放浪,讓
人玩弄,我竟然感到一種性衝動!那麽純情的小琴,會和他怎麽干呢?我越想越
興奮。

    小琴的態度,也讓我產生了一種報復心態,我一定要通過他和小怡聯繫上,
也和小怡重續舊夢。真是他媽的變態!

    那一陣子小琴沒事就陷入沉思,但是對我還是很好。看的出來,她還是非常
愛我的。我想着,一個月後,會發生什麽呢?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家裡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那天我下班特別晚,回來後
看到家裡隱隱有些談話聲。推門一看,一位瀟洒的青年正和小琴正沙發上聊天。
我第六感覺告訴我,這人正是許志明。他們倆努力保持着客氣、禮貌的氣氛,相
坐的距離也很遙遠,我心裡暗笑,不知小琴要怎麽對我撒謊。

    沒想到小琴這次說話倒沒臉紅∶“大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我過去
的老同學,姓許,好久沒聯繫的┅┅”

    “許志明?”我笑着,把手遞過去。

    兩人都是一愣,小琴吃驚不小∶“你怎麽知道的?”

    我沒說什麽,只是責怪小琴∶你在電腦上給許先生髮了一封信,還把它存了
起來,辦事也太粗心了。題目就是信的第一句話∶“我親愛的”,我還以為是給
我看的,就看了。

    “我存了嗎?”小琴糊裡糊塗的,滿臉通紅地想了一下,然後捂着臉跑到卧
室哭了起來。

    許志明非常尷尬∶“真是對不起,打亂了你們的生活,我告辭了。”

    “慢!”我擋住了他。

    小琴很緊張地,含着淚跑出來∶“大明,都是我的錯,你讓他走,要打你打
我吧!”

    “怎麽會打志明呢?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要說錯誰也沒有錯,錯
的是命運,我還要留他喝一杯呢!不許走啊,志明。”

    小琴懷疑地看着我,我拉着滿臉不安、奇怪的許志明,對他道∶“今天你不
能走,說句實話,你們倆相識在先,小琴是我的老婆,我非常愛她,但是我還是
有些氣度的,你們也沒做什麽對不起我的事。就是做了┅┅我那麽愛她,她的任
何想法我都會滿足的。”

    “大明,是我對不起你。我更愛你,你不會和我離婚吧?”

    “絕不會,那不就太便宜這小子啦!”

    “不,我們不能這樣做,這樣太對不起你了。”

    我非留許志明在家裡喝酒。酒過三巡,我們三個聊得很開心,都有些醉意。
我看小琴和許志明慢慢地放鬆下來,就拉着小琴和許志明的手聯在一起∶“我也
有過類似的經歷,我知道人的初戀是最難忘的。這兩天我退出,小琴你放心,我
也很愛你,我只是現在退出兩天,不會和你離婚的。”

    小琴羞紅着臉低着頭瞟了許志明一眼,又心虛的看看我∶“你這人,到底開
什麽玩笑?”她神情嬌媚,趐胸起伏,體態誘人,許志明的表情都傻了。

    夜已經很深了,我一看錶,都十二點了。就對許志明說∶“許先生,你現在
下榻何處?”

    許志明搖搖頭∶“我剛下飛機。”

    我對小琴說∶“一會兒你把客房準備一下。”

    許志明堅決地說∶“不,我不會住客房的。”

    我說∶“好吧,那你就住我們倆的睡房吧,我睡客房。”

    小琴嬌嗔着捶了我一下∶“別胡說了,再說我可就翻臉了。”

    我笑着說∶“那我們三個都睡客房?”

    小琴眉梢眼角都有些盪意∶“你真不介意?”

    我心中怒火、醋意和興奮揉在一起,不知什麽滋味。不知什麽神鬼差使,把
小琴一下推到許志明的身邊∶“你看我會介意嗎?”

    小琴喝了酒身體發熱,正是初夏,她外套早就脫了,嬌軀曲線起伏,玉臂外
露,趐胸隱約可見,因為盤腿坐着,短裙剛過膝,苗條豐滿的大腿惹人暇思。這
麽美的老婆,就拱手送人?

    許志明向我拱手稱謝∶“大哥,我┅┅這兩天一定會好好待她的。”

    小琴膀子向他一搡∶“他答應我還沒答應呢!”

    兩人居然當著我的面開始挑情了!

    我心裡不知什麽滋味,面上仍笑吟吟的看着他們倆。

    他的手輕輕地搭在小琴的肩上。小琴看着我的反應,我卻向許志明一努嘴∶
“動作別那麽僵硬嘛,一點也沒有情人的感覺。這樣吧,你們現在就是夫妻倆,
我當外人,好不好?弟妹?”我這樣稱呼我的嬌妻。

    小琴紅着臉∶“你們倆都欺服我。”

    志明的手開始摟着小琴,小琴也開始向他靠去。幾番挑情之後,小琴身子已
經軟了,志明輕輕抱着她。

    小琴眼含春色地看我一眼∶“家裡┅┅還有套嗎?┅┅我這一陣正是┅┅危
險期。”

    我又說了一句話,讓小琴徹底解除了緊張∶“小琴,今天家裡已經沒保險套
了,你就放開了給他吧。”

    “那不讓他占夠了便宜!”小琴嬌媚地倒在他的懷裡,上衣已經被他解開,
乳罩邊豐挺雪嫩的乳房若隱若現,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

    我一陣怒火,差點想揍他一頓。慢慢地平息後,我對他們倆道∶“你們該休
息了,回房吧。”

    志明抱着小琴近乎赤裸的身體,向睡房走去,走向我和我的愛妻的大床!而
我的愛妻,只是嬌喘着。我再一看,氣得幾乎兩眼冒火∶原來小琴的下裙已經有
些亂了,敢情剛才┅┅!

    不過轉念一想∶今天晚上小琴的身體要任他玩弄,這點還只是小意思呢!還
有,小琴今天是危險期,家裡又沒有套了,希望小琴不要給他射進去!

    他把小琴放上床後,回來關門時對我說了一句∶“你放心,今天我會好好對
她的,一定讓她享受到她一直沒享受過的感覺!”

    我暫時沒動,一會兒就聽到屋裡小琴的呻吟叫床聲了!我有些不放心,在客
廳沙發上坐下休息了一會兒,就聽到裡面的浪叫聲越來越大∶

    “好哥哥,你┅┅壞死了┅┅不能┅┅這樣┅┅好舒服┅┅慢點┅┅哦┅┅
你怎麽插得那麽深┅┅我快死了┅┅”

    “你這樣在人家家裡玩人家的老婆┅┅你怎麽這麽行呢!啊┅┅再深點┅┅
深點┅┅”

    “比起你老公怎麽樣?”

    “比他┅┅比他┅┅”

    我關心起來,側耳傾聽,聽不見小琴說什麽,只聽到志明得意地笑了。我閉
目想像着∶小琴的玉腿分開抬起,任那根粗大的肉棒插來插去,花瓣早就濕了,
小琴和他的淫液浪水一直流到我們的大床上,那個傢伙一邊乾著她一邊用手、用
舌玩着小琴又紅又紫的小乳頭,小琴的椒乳最是敏感,在上下不斷的刺激下,小
琴已經來了幾次高潮了,銀牙緊咬,星目半閉,讓那傢伙捅到花心深處。

    果然如此,小琴很快地叫了起來∶“我射了┅┅我要死了┅┅我要你┅┅我
要┅┅”

    但我還是不太擔心,小琴不會讓他射進去的,她還是屬於比較理性的一個女
孩子,我相信她,慢慢地我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個傢伙真行,玩了三個多小時。夜裡小琴的開門聲把我弄醒,我睜大眼,
看到小琴玉體赤裸,滿面通紅,嬌喘不休地站在門口,看到我時非常驚慌。她一
手提着她的小褻褲,一手捂着她迷人的私處。兩隻乳頭紅紅的,不知被他玩了多
少次了,驕人地高挺着,顯然高潮還沒過去。小腹上還濺落一些白色的精液。我
再看她的大腿根部,哦,幾道污濁的精液慢慢地從她的陰處流下來。

    “對不起,我┅┅我讓他┅┅”

    “別說了,我不是說了嗎?你就放開了給他玩,沒事。”

    我說著要回到客房去,小琴衝過來,拉着我的手,“我愛你,我┅┅和你一
起去客房。”

    我點頭同意。小琴紅着臉低頭說∶“我先去清理一下。”

    我說不用,抱着她回到客房,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小琴兩腿無力地分開耷
下,私處正好面向我,我醋意十足地看到那又紅又腫的花瓣中心,還在流着他的
乳白的精液,真是刺激萬分。

    我脫下衣服,抱着她,問∶“那傢伙和你來了幾次?”

    小琴渾身趐軟,喘氣短促∶“五、六次吧。”

    我一手摸着她的乳頭,一手去摸她的私處,濕潤柔滑極了,着手處都是他們
倆的愛液。

    “他射到你的最深處了?”

    小琴向我微笑一下∶“是的,幾次都射進了。還有幾次,是我們倆共同爆發
的。天啊!他真是┅┅”她沒注意我的情緒,還在回味中。

    “你不怕今天是你的危險期嗎?”

    “你不怕就行。”小琴調皮地笑道。

    我再也受不了這種刺激,埋下頭去舔小琴的私處,那種又酸又澀的味道,讓
我非常衝動。

    “別,別這樣┅┅好癢啊┅┅”

    我一面舔她又紅又腫的陰核,一面用手指向里捅,小琴的小穴裡面充滿了他
的精液。小琴扭動着身體,不斷地用言語撩逗我∶“不要這樣啊┅┅我還要留着
他的種子呢┅┅你不能這樣┅┅我受不了了。”

    我正準備要挺槍刺入,客房的門開了,志明走了進來,他開玩笑般地說道∶
“大哥,剛才可又是你說的,小琴現在是我的老婆,是你的弟妹。你這樣是非禮
啊!”

    小琴向我笑容可掬地點了點頭∶“真是不好意思了,老公來找我,我得回去
了。”然後她湊到我耳邊低聲道∶“我最愛的人還是你。他走了以後,你可以天
天、時時玩我,行不行?”

    我嘆口氣,無奈地向他們倆苦笑一下∶“你們走吧。”

    志明又問我∶“大哥,要麽┅┅你也過去?”

    小琴羞澀地紅着臉向我笑着,半是期待、半是挑逗地看着我道∶“你們可以
來一場大比武啊!”

    她嬌弱無力地靠在志明的懷裡,志明一隻手摸着她的乳頭,一隻手正在她的
下體大動。小琴像是迎合他的動作一樣,把趐胸前挺,兩腿略分,被他弄的呻吟
婉轉。她含情地看着志明,然後把櫻唇張開,熱情地迎接着他舌頭的進入。

    天啊,這就是我以前又純情又端異的嬌妻嗎?!

    狗男女!我一定要奸死他老婆!


(二)

    四十年後的一天,我伴着我的愛妻,在夕陽下悠悠地呷着茶。我們倆人都已
滿頭白髮,人到暮歲,凡事日漸淡薄,只是青年時期的荒唐喜劇讓我每每憶起不
由微笑。天公弄人,可是情慾的力量還是把命運的失誤修正過來。

    “老藍,咱們好久沒和許志明聯繫了吧?”

    小怡抬起白蒙蒙的雙眼,盯着我,又像是努力想穿透厚厚的歲月。

    “志明和小琴的孩子挺有出息的,聽說現在在月地旅行社當經理,他們家又
換了一隻小飛船。對了,你能肯定那孩子不是你的嗎?”我意味深長地看了小怡
一眼。

    小怡像是悟到什麽似的,白凈的臉紅了一下,“你們啊,真是胡鬧┅┅”

    記得那晚上我還是拒絕了小琴肉體的邀請,激情是在第二天晚上才真正烈烈
燃起的。

    他們回到睡房後又大戰了多少回合我不知道,反正第二天小琴就換了一張新
床單。

    早上我為他們倆弄好了早餐,小琴容光煥發地走出房來,見到我時,俏臉飛
紅,盈盈一笑,好像真是當了志明的新娘。

    一天無事。晚餐時我們再次交杯共展,志明、小琴時不時地開着玩笑,我卻
獃著臉發愣。

    “小琴,你知道我吃這塊鮮貝肉時想到什麽了?李明,你們家的鮮貝就是肉
嫩汁多。”

    “討厭,不許你亂想。”

    “李明,今天晚上你沒做什麽湯啊,小琴你晚上負責給我喂點你的湯。”

    “管你飽。”小琴被他逗的身體發熱,一隻雪白的小腿俏,皮地聳在他的腿
上,腳趾一扭一扭的,我一下聯想到小琴在極度高潮時玉足常常會伸直的樣子,
底下也硬起來。今天晚上我還當燈泡嗎?不行。

    小琴看看我,撅着紅紅的小嘴∶“李明啊,今天晚上我和志明邀請你啊,你
要是不來,我們可不答應。”然後姦夫淫婦一起低笑起來。

    我心裡大罵,木着臉點點頭∶“去,一定去。”

    小琴然後站起身來,當著我們倆的面,把外衣、乳罩、小褻褲等一件件脫下
來,露出那驕人的身材。又當著我們的面前像模特那樣轉了一圈,笑着跑進了睡
房,唱着小調∶“誰先爬上誰先嘗。”

    我和志明對視一眼,倆人不約而同地邊脫衣服邊往裡跑。

    我以為是公平競賽,還是小琴偏了心。我們倆是幾乎同時跑進床邊,不料躺
倒在床上的小琴一下翻身撲到志明的懷裡,兩人全身赤裸抱在一起。

    “我先摸到了。”志明叫道。

    我氣得大叫。小琴因為被他頂着私處,喘氣已粗,她扭過臉對我說∶“我今
天晚上是他的了,你的事兒就是幫着他,讓我死過去。”

    小琴兩腿分開盤在他腰上,我只好過去托着小琴秀氣的臀部。

    “老公,他┅┅他插進去了┅┅嗯┅┅好深啊┅┅”

    我幫助小琴向下一坐一抬,小琴底下和他交合,上面卻平均雨露,有時和他
深吻,有時扭臉安慰似的親親我。

    “老公,我快要高潮了┅┅真的好舒服啊!”

    志明的肉棒開始頂着小琴的花心研磨,小琴的叫聲讓我衝動萬分,我一隻手
托着她,一隻手打起手槍來。

    “老公,你才是我的親老公┅┅我愛你┅┅給我吧┅┅射進來┅┅我的花心
都給你開了┅┅哦┅┅我死了┅┅快把種子撒進來┅┅”

    小琴大叫一聲,離開我的手,緊擁着他射了,志明也叫着把他的精液擠進了
小琴的小穴最深處,我也在這時射了出來。

    他們倆半天沒分開,然後小琴把她的花瓣合起來,不讓精液流出一滴,躺在
床上休息了一會,對我道∶“你還行嗎?”

    我搖搖頭。沒想到這幕艷景這麽刺激,我現在只想做觀光者。

    志明爬上小琴的玉體,認真地舔起她的乳頭、耳邊、她光滑的小腹,小琴向
我招招手∶“老公,過來,今天你還什麽好處沒撈着,親親我吧。”

    然後我像是和小琴初戀時那樣淺淺地吻着,她的表情依然純情端異,只是她
惹人憐惜的嬌吟喘息不是被我激發的,雪白晶瑩的玉體、濕漉的陰處、散亂的長
發、苗條柔滑的玉腿現在屬於別人。

    我過去吻她,小琴向我微笑着說∶“現在我就想讓他玩我,委屈你了。”然
後她分開大腿。

    志明把他沾滿小琴浪水的肉棒向我出示一下∶“你可以來看一下嘛。”

    我過去仔細地觀察着,他那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在小琴的私處不斷逗弄着,她
的花瓣處還流着白色污濁的精水,他又要插進去了!

    沒想到他只是在小琴上身動作,不斷地用牙輕咬、用手輕拉、用舌舔她的兩
只雞頭嫩肉,那兩塊肉結婚到現在好像才剛有了生命,乳暈漲滿,兩隻紅紅的小
乳頭直挺挺地撅着,向它們的新主人徹底屈服。

    小琴的叫聲越來越浪∶“親老公,快進來┅┅我都受不了了!”

    “讓我死吧┅┅我是你的了┅┅我不愛李明就愛你行不行?你進來吧┅┅”

    但他半天還不插進去,小琴只好向我發令∶“好人,你去求他吧,讓他快玩
死你老婆┅┅快啊!”小琴向我嬌嗔着,她的胸部一起一伏。

    我沒說什麽,只過去把他的大屁股向前一推,“噗”的一聲水響,肉棒全根
而沒。小琴頭向後一仰,高潮再次來臨,暈過去了。

    那天晚上我也累的不行,我的工作就是不斷地幫助他們倆共赴高潮,好像自
然而然的。小琴一次又一次地向他表示臣服,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表示背叛,表示
只愛他一個,表示他以後隨時想干他她就隨時準備被他玩。

    他射了五、六次,我也射了三、四次,當然都射在了外面。除了摸一摸她的
乳房,我別的什麽都不能做。

    天亮時我離開了他們倆的睡房,志明已經熟睡,小琴光着身子在門口向我笑
着搖了搖手∶“親愛的,你別生氣啊,女人的話有時不能當真的。”

    有時是要當真的。我是個失去國家、失去妻子的皇帝。

**********************************************************************
    謝謝大家的表揚,沒別的話,再接再厲,很快將推出《志明篇》。
**********************************************************************


(三)
      
**********************************************************************
    說明∶謝謝大家,我將努力加油。

    純屬遊戲之作,人生苦短,無聊時不擾他人,自尋其樂,偶有觸動,信手打
來,敲敲鍵盤的工夫,不能和大師級相比,稍遜文采,略勝風騷,而已而已。

    稱為喜劇,是因為到了後來,無緣兒女衝破婚姻,有情佳偶終結伴侶,中間
雖多波折,但終能天涯作伴,相老白頭。擬在後文多加些料,長篇不可能。前文
的小琴是為開放女性,後面的小怡性格保守,寧負情郎,也要對夫婿從一而終,
有些難度。哈,望大家多提建議。

    原擬馬上轉為志明篇,看有人捧場,就再寫一章。
**********************************************************************

    沒想到過了幾天,小琴又回來了。她嘟着小嘴,翹着小鼻子,氣沖沖回到我
現在住的客房。

    “他以為這兒是什麽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急了還和人發脾氣,看我
再理他的!”

    我忙關心的問∶“怎麽啦?他惹你生氣啦?”

    小琴向我道∶“不用你多問。就想讓你抱抱我。”

    我輕輕地抱着她。這幾天,我和我的嬌妻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小琴就是白
天不作愛,也意在他住的睡房待着。兩人沒事就聊天,回憶舊事,重續情緣,
到動心處小琴就含情看他。一開始還故意當著我的面打情罵俏,現在卻特意避着
我,不再當著我的面摟摟抱抱的。我們三人好像被什麽東西左右索引着,有時候
關係密切得讓人緊張、有時候又非常疏遠;小琴似乎對他的情愫與日俱升,但近
來彷佛越來越依戀我,有一天我悟出了那種刻意的表白和做秀,是出於對未來的
擔心°°小琴懷上了他的孩子。

    “志明,如果小琴打掉孩子,你就從我們家徹底消失;如果她生下來,我就
走。還有,你美國的婚姻又怎麽辦?”我差點沒說出不如讓我接受罷。

    小琴無語地靠在我身邊,這時志明只是一個陌生人。

    “她馬上要回來了。我想和她作個了斷。”

    “介紹介紹,讓我們認識一下?”小琴不無酸意地說。

    “可以,不過離婚之前,不能讓她知道我和小琴的事。”

    志明既然這樣的表態,小琴高興地笑了起來。可是她正小鳥依人地靠在我身
邊,所在不得不馬上把笑容收斂起來,繼續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我知道昨天還向
我表露“和志明只是肉體遊戲、我才是她的真愛歸宿”的她,處境是最困難、尷
尬的,她需要我最終的幫助。

    這一天晚餐特別豐富,我們最後吃的是一道美女大餐∶我的嬌妻小琴。我和
她商量了半天,她終於扭扭捏捏地同意。

    正餐結束後,我說道∶“志明,今天還有飯後甜點。”

    “是麽?”志明疑惑地看看廚房∶“在哪裡?我去端。”

    “一道是消食紅酒,一道是小櫻桃,一道是冰淇淋。都在這裡。”我把小琴
推向志明。

    小琴扭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用小指頭點着我∶“你非得讓你老婆被人玩夠才
開心哪!”然後如雨中梨花,含羞帶笑地看着志明,從桌下拿出一瓶紅酒,給我
們倆人倒滿杯,然後說道∶“這一道菜是誰用的慢算贏,然後才能來下一道。”
她掏出一塊黑布讓我蒙上她的眼睛,然後張開紅唇貝齒,帶着一臉純情的笑容,
等着我們去喂。

    我和志明猜拳決出先後,我第一個上,先含了一口酒,以慣用的姿式張開雙
臂環抱着小琴的肩,去渡到她的小嘴裡,然後我馬上後悔,小琴能猜出來。她果
然爽然接受了我口中的美酒,卻又吃吃笑着用她的小舌頭抵擋我舌頭的進入,我
只好無味地吻了她一會,暗罵小賤婦,退出她的親吻。

    志明只含了一小口酒,抱着小琴的小蠻腰,緊貼着她的胸,度酒於她口中,
小琴一會兒就被吻動了情,兩人口中舌頭糾纏不休。不知那點酒竟讓他們倆喝了
這麽半天,後來我才醒悟,原來兩人是以唾液“互敬”,不斷地奉獻和享食着對
方大口的“美酒”。

    一段長吻後,我看見志明的手竟然不老實地探進小琴的內衣里去了。因為連
着幾天小琴過分地“偏心”,真的一點也不給面子,我在最後一點尊嚴的衝動下
分開了他們倆。

    小琴得意地宣布第二名得勝,但是因為對老公的“特別照顧”,讓我得以進
入下一道菜。

    小琴輕展玉臂,脫下外衣、內衣、乳罩,露出她潔白如脂的乳房、亭亭玉立
的“小櫻桃”。臉色緋紅,眼含春色,看得志明馬上就要撲上去大動食指。

    “這一道是你們兩人同時來吃的,誰吃的最有藝術誰才可以吃下一道。”小
琴笑着推開他,卻又倚在他懷裡,用眼角的餘光勾引着我。

    這一道我得了第一名,因為我吃的是小琴最敏感的右乳,在我以舌頭連續地
掃、舔、用牙齒輕咬、拉的動作下,那邊志明也在暗加力氣,小琴難已自主、呻
吟連連,一隻小手已經偷偷地伸進她迷入的禁地,拉開素白裙子,揉着她早已濕
透的小短褲。最讓我驚奇的是,好像沒幾天時間,小琴的乳暈大了好多。

    雖然我是第一名,可上一道是照顧我的,所以我們同時進入第三道菜。

    這道菜小琴羞答答地半天張不開嘴∶“第三道是┅┅是┅┅冰淇淋。這一道
勝負是反着來的。負的人吃冰淇淋。有時間限制,不是比你們┅┅你們誰能多吃
多佔,而是比┅┅”讓小琴最難以啟齒的話終於說出口了,她顫着聲音紅着臉一
口氣把下面的規則說了出來∶“比十分鐘內你們倆誰先讓我受不了,誰的那個壞
東西,就可以參戰了,而且不戴套哦,想射多少就射多少┅┅”

    志明假裝不明白,故意問∶“哪輸的人吃什麽冰淇淋?”

    小琴捂着紅透的雙頰道∶“就是吃我和那個人流出來的冰淇淋唄!”

    她再也說不下去了,她看了我一眼∶“都是你的菜譜,讓我怎麽好意思呢!
弄不好這次還是你吃!”說著嬌羞地一扭身向睡房跑去。為人婦者的尊嚴和善良
徹底被背叛與淫蕩打敗了。

    同上一次一樣,我和志明向裡面沖。小琴已經主動地把裙子、內褲脫下,露
出雪白修長的大腿,然後笑着把她那可愛迷人的小短褲咬着嘴邊,勇敢地說道∶
“我要挺到最後!”

    我和志明一起蒙上她的雙眼,我先分開我嬌妻美麗的雙腿,那股久違的淫靡
的氣息讓我心醉神動。在昏暗的燈光下,我還能看見小琴的桃源洞口微微張開,
幾點細碎的乳白色花雨散落着,不知哪些雨點因我而落,哪些蜜意為他而生。彷
佛回歸到新婚之夜,我在探索中偷見到人生的奧義,興奮無比。

    我用舌頭慢慢地舔着小琴的秘處,時不時用手指輕輕向花心處捅,花瓣里開
始流出大量的花蜜。幾分鐘後,小琴開始受不了了,她用十指捻着兩隻小乳頭,
碎碎銀牙咬着小褲頭,唔唔地不知表示舒服還是難受,或兩者兼有。

    長長的舌頭不慌不忙地掃着她的陰核,侵襲着她的小穴,吮着她流出來的花
蜜,一隻手不時地沿着一條“香路”徘徊向上摸去,上下加攻使小琴高唱低吟,
我真吃了個飽!

    七、八分鐘時小琴已經吐出口中的小褻褲,爽得浪叫連連∶

    “好舒服┅┅是誰的舌頭這麽壞┅┅天啊┅┅不要進去┅┅真的別進去┅┅
求求了┅┅我還要堅持┅┅”

    我看她實在受不了了,就加大舌頭的力度,密集地專攻她的小陰核,那可愛
的小肉塊被我弄得飽漲起來。小琴已經在一次高潮中流了好多,但依然堅持着沒
說“求你進去”這樣的話。
    在十分鐘後我抹了抹嘴,讓位給志明。

    志明在第三分鐘時,就把他的“壞東西”挺入了再也堅持不下去的那個小浪
穴里。

    因為比賽已經結束,小琴拉下黑布,放開了和他進行肉搏大戰。我摸着小琴
被他玩得尖立高聳的乳頭,小琴一面在喘息中被他乾著,一面笑着對我說∶“我
早就猜出你是第一個了,其實你的功夫也很好,但我就是忍着┅┅哦┅┅讓你再
吃一次┅┅嘻嘻┅┅一會兒我和他會流好多好多,都吃乾凈哦┅┅”

    我痴痴地看着小琴的眼,對她說∶“小琴,讓我最後再和你做一次愛吧。”

    小琴一面對志明叫着∶“親老公幹死我吧!”一面向我搖頭拒絕∶“不,我
不想犯通姦罪。”



    上一篇: 情慾新世界
    下一篇: 淫亂秘史(2)之母女情深
    頂一下
    還沒有人回復/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表發

    驗證碼:
    本頁面所發表的任何圖文言論, 影片 聲音不代表本站立場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any of the content regarding
    to any image, movie, audio, or text of this posting page
    18 U.S.C. 2257 Statement - 隱私權政策 - 服務條款 - VIP會員常見問題 - 聯繫我們 - 關於我們

    Copyright 1998-20011 TopZo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