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big5 VersionChinese gb Version
WARRING:If you are under 21 years of age or if it is illegal to view adult material in your community, please leave now. We can't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your actions. We are not acting in any way to send you this information; you are choosing to receive it! Continuing further means that you understand and accept responsibility for your own actions, thus releasing the creators of this Web page and our service provider from all liability.
WAPRSS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頂級色情電影
100% 全部無碼
頂級的電影品質
超快下載速度
您想觀賞我們的珍藏高質無碼電影和圖庫嗎? 學生妹,白領女性,成人動畫,同性戀,群體性愛 ,偷窺,排泄,偷拍等等! 嶄新系統讓你即時下載另人上傳的電影和圖片! 絕非一般成人網站幾星期才更新內容. 請按這裡成為我們的VIP會員,享受皇帝式的享受和的待遇。
用戶名:
密碼:
 
加入成為VIP會員
我要發表/投稿
精選電影
地下影片
頂級貼圖
色情文學
色情文學分類目錄:
一般留言交流交友
真實經歷
午夜怪談
古典文學
古艷色情
左鄰右舍
同性相吸
忘年之樂
秀色可餐
奇遇物語
明星系列
性愛知識教學
肥水不落別人田
武俠色情
春色滿園關不住
科幻之篇
旅遊紀事
校園趣事
純潔戀情
都市生活
短篇小品
鄉間記趣
集體換伴
意外收穫
暴力虐待
辦公室情
寵物與我
白衣艷事
H-GAME系列
色情笑話
其他種類
討論問題
求教他人
加入成為VIP會員精選電影地下影片頂級貼圖色情文學酷站龍虎榜
您當前的位置:繁體首頁 > 色情文學 > 武俠色情繁體 | 簡體

蜀山淫俠(重編)(十六至十八章)

時間:2000-03-16 00:00:00  作者:誤生          【字體: 】   【 收藏本文

蜀山淫俠(重編)

發言人∶誤生


                          第十六章  淺嘗即止

    英瓊帶了星猿在  背上穿雲御風,憑臨下界,經行之處,俱是崇山大川,一
些重岡連嶺,宛如波濤起伏。有時穿入雲層,身外密雲,被  翼撞破,緩魂氤氳
,滾滾飛揚,成團成絮,隨手可捉,入握輕虛,玉纖展處,似有痕縷,轉眼又復
化去,只餘涼潤。及至飛出雲外,邀翔青冥,晴輝麗空,一碧無際,城郭山川,
悉在眼底,蟻垤勺流,彷彿相似,頓覺神與天會,胸襟壯闊。

    忽聽尖厲之聲,恍如萬竅呼號,狂濤澎湃。隱隱看見前面愁雲漠漠,慘霧霏
霏,時覺尖風刺骨,寒氣侵人。隱隱現出一座懸崖。那崖背倚山陰,色黑如漆,
窮幽極暗,寸草不生。

    彷彿巨獅蹲坐,怪獸負隅,闊吻怒張,欲吞天日,形勢險惡,令人目眩。崖
根有一個百十丈方圓的深洞,旋起一股股黑氣直冒,滾滾翻翻,骨嘟嘟涌沫噴潮
,捲起萬千片黑影,沖霄而上,發出一種極尖銳凄厲的怪聲。倏地分散,化成千
百股風柱,分捲起滿天黑點,往四面分散開去。英瓊在  背上微微被風中黑點掃
了一片在臉上,覺着奇冷刺骨,機伶伶打了個寒顫。取下一看,色如墨晶,形同
花瓣,薄比蟬翼,似雪非雪,雖然觸手消融,微覺冰痛麻木。

    忽聽巨洞中怪聲又起。千百根風柱中墨青翻騰,飛花四濺,怪聲囂號,萬壑
齊吼,較先前聲勢還要來得駭人。竟無法在下面落腳。

    直等到正午時分,旋風黑霜漸漸停歇。英瓊身與劍合成一道紫虹,運用玄功
,衝破千層黑青氛圍千萬斤阻力。照見洞口內只有不到五六尺寬的石地,日受霜
虐風殘,滿洞石頭都似水蝕蟲穿,切銼鏟削,紛如刃齒。過去便是一個廣有百尋
的無底深穴,黑氛冥冥,奇寒凜冽,森人毛髮。

    忽聽穴底隱隱又起異聲,洞外怪嘯也彷彿由遠而近,遙相呼應。穴底風吼雷
鳴,越來越緊。紫光影里,眼看穴內黑氛越聚越濃,冷得渾身直打抖戰,危機轉
瞬將臨。忽見一絲黃光,在洞壁上閃了一閃。似有一個四五尺長短的東西隆起,
通體俱被黑霜遮沒,只一頭微微露出一塊白色。飛上前去,抱了起來,立覺透體
冰寒,身體麻木。同時穴內異聲大作,黑氛已經衝起。忙駕起劍光,從洞口千層
黑氛中破空飛起,往山陽飛去。

    尋了一個有陽光之處落下。山陰山陽,一冷一熱,宛如隔世,又值盛夏期中
,陽光下不消片時,數寸玄冰化盡,現出英男,面容如生。只是顏色青白,雙目
緊閉,上下牙關緊咬,通體僵直。英瓊匆匆抱起英男,上了  背,直往峨眉飛回
,交與靈雲。靈雲以英男在玄晶洞,受風霜之厄,已經凍得五肢精血俱已成冰。
急速去將溫玉盜來,方可施救。

    英瓊匆匆駕起神  ,再往莽蒼山飛去。這時朝陽正漸漸升起,遠山凝紫,近
嶺含青,晴空萬里,上下清明。惟獨北面山背後有數十丈方圓灰氣沉沉,彷彿下
霧一般,氛圍中隱隱似有光影閃動。下面是一個極隱秘的幽谷,由上到下,何止
千尋。四圍古木森森,遮蔽天日。

    百十條尺許寬、數十丈長的黑氣在那裡 繞飛舞。隱隱看見袁星,舞動兩道
劍光,在那裡左衝右突。有時雖然將黑氣揮斷,叵耐那黑氣隨散隨聚,重又凝成
一條條黑色匹練,當頭罩到。英瓊連人帶劍,直往黑氣叢中穿去,一道紫色匹練
往黑氣影里略一迴翔,便聽一陣鬼聲啾啾,漫天黑氛,都化作陰雲四散。

    袁星張口朝下面長嘯了兩聲。下面一陣雜沓之聲,震動山谷,塵土飛揚中,
先高高矮矮縱出二三百個大小猩猿,後面跟隨着四五百隻馬熊。那是四五尺方圓
的一個洞穴,彷彿只有兩丈四五尺深便到了盡頭。壁上儘是苔蘚,觸手濕潤,不
似有多大容積。袁星將封洞古藤還原,前頭領路。越過盡頭那塊突出的大石,石
根腳還有一個三尺大小孔洞,通到下面,形勢彎曲與螺旋一般,只能蛇形而入。
有的地方石齒犀利,幽險絕倫。有的地方石潤如油,滑不留手。出口之處,乃是
一個廣約數頃,天然生就的地穴,四外俱被山石包沒,只穴頂有一條丈許寬的裂
縫,陽光便從此處射入。極薄一片丈許寬的光華,恍如一張數百丈長銀光帘子,
自天垂下。

    袁星領了英瓊走入側面一個凹洞之內,說出∶那妖屍巢穴,便是昔日斬完山
魈所居的山洞。一天那發光的大石光華閃閃,火星直冒。發出一片半黃半青的光
華,由青黃轉成深黃,又由深黃轉成紅紫,未後又變成深紫。倏地一聲像夜貓子
般的怪嘯,閃起三尺來高的紫色光焰。現出一個四五尺高、塌鼻凸口、紅眼綠毛
、一身枯骨、滿嘴白牙外露的殭屍。那殭屍雙腳底下又套一個鐵環,頸上鎖着一
條鐵鏈,長度僅容離洞口十丈以內,經扯直便發出火星,燒得他身上綠毛枯焦腥
臭。那殭屍身上已漸漸長肉,不似先前渾身儘是骨頭。每日在洞中只磨那條鏈子
。

    洞門依舊,以前所睡的大石,業已不知去向。當中石壁上,開通了丈許寬的
門戶。裡面已開出一個天井,方圓約有數十丈。猛覺腦後寒毛直立,身後三二尺
遠近,站定一個形如骷髏的怪人。頭骨粗大,臉上無肉,鼻塌孔張,目眶深陷,
一雙怪眼,時紅時綠,閃閃放光,轉幻不定。瘦如枯木,極少見肉。胸前掛着一
團紫焰,渾身上下烏煙籠罩。走路如騰雲一般,不見腳動,緩緩前移。正伸出兩
只根根見骨的大手,往英瓊頭上抓來。英瓊兀自覺着心煩頭暈,機伶伶直打寒戰
。英瓊知是妖屍,紫郢劍自動飛出。那妖屍一聲獰笑,從頭上飛起一條紅紫火焰
,宛如龍蛇,和紫光絞在一起。一顆髏骷般的大腦袋,撐在細頸子上,如銅絲紐
的撥浪鼓一樣,搖晃個不停。舞到疾處,妖屍頸上也冒起火來,燒得他身上綠毛
焦臭,觸鼻欲嘔。那妖屍滿嘴撩牙,錯得山響。倏地將長頸一搖,口中噴起一口
黑氣,催動那條火光,如風捲殘雲般飛將上去,裹住紫郢劍光尾只一絞。錚錚兩
聲,紫光過處,將那條整的火光絞斷,爆起萬千朵火星,散落地面。同時那妖屍
早狂嘯一聲,破空飛起。

    英瓊情知火雲鏈已被紫郢劍絞斷,好生後悔。惦着那塊溫玉,竟將手上紫光
一指,朝空追去。猛覺腦後寒風,毛髮直豎。急忙回身,又見一個妖屍,與前一
個一般無二,周身黑氣環繞,直撲過來,離身不過數尺,便覺腦暈冷戰,渾身冷
戰。知道妖人分身暗算,中了妖屍噴出的一口黑氣,立時暈倒。

    陰魔等的是這些機會,立時展開血影神光,圍裹着英瓊,遷搬移轉。陰魔的
神光無相,與周圍同色,隨境變幻。妖屍便口中念念有詞,黑氣連噴,用玄天移
形大法,頃刻之間,地上隱隱起了一陣雷聲過去,偌大山洞,全變了位置。陰魔
帶着英瓊也不及離開。再用神光入探,竟然六識未眠,此蛇妖的數千年根基,真
的深厚。為免妖屍察覺,只能用神溝互通法。

    在神光掩護下,液化肉身,涉入英瓊衣內,肉莖偷渡牝穴,輕觸花芯,將紅
珠元氣,透入英瓊體內,周流竅脈,與原主基因化合,再由乳蒂啜回。另有一番
安泰娛悅,血脈奔流的趣致。不過無激蕩動能,效果自然不彰。

    英瓊在僅存心識下,毫無被奸身識,只覺雷聲隱隱,身體宛如一葉小舟在海
洋之中遇見驚濤駭浪一般,搖晃不定,昏沉沉漆黑一片,但體內玄陰、真氣暢旺
澎湃,彷彿身在天堂。

    也不知經過了多少時候。忽聽山崩地裂一聲大震過去,猛覺一股溫熱之氣,
離體外撤。昏瞀驚惶中,覺着背上吹過一陣颶風,四外綠火,仍在閃動。陣陣暖
風從側面吹將過來,奇冷刺骨之餘,被這暖風一吹,立時覺得百骸皆活,如被重
棉,舒服了許多。忽然頂上剝啄一聲大響,一道紫虹自上而下,英瓊認得是自己
的紫郢劍,連忙將手一招接住。近身魔火宛如寒冰投火,一見消散。

    英瓊往靈玉崖妖屍洞內飛去。盡頭處,有一深穴,下面便是妖窟,忽覺奇腥
刺鼻,霉氣襲人。又有黑氣籠罩,看不見底。在濃密黑氛里彎曲轉折,降有數十
百丈,才得到底。又前行了幾丈遠近,忽睹微光,漸漸身子也穿出濃霧。劍光照
處,洞里竟是一個怪石叢列,窮極幽暗深窟,寬約百丈。滿地上豎著數十面長幡
,俱畫著許多赤身魔鬼。當中有一面一尺數寸長小幡,獨豎在一個數尺高的石柱
之上。幡腳下有一油燈檠,燈心放出碗大一團綠火,照在妖幡和獸頭上面,越顯
得滿洞都是綠森森陰慘慘的,情景恐怖,無殊地獄變相。

    忽聽當中主幡後面起了一陣怪聲。接着滿洞吱吱鬼叫,陰風四起,大小妖幡
一齊搖動,那些獸頭也都目動口張,似要飛起。猛一眼看見石柱背後,還躺着一
個綠衣怪物,微將身縱起,辨出正是日前對敵的妖屍。周身四圍,突現出一圈綠
火,將他圍住,綠衣赤足,僵卧地下,口裡黑煙裊裊。胸前碗大一團紅紫光華,
正是那塊溫玉放光。

    地下妖屍突然緩緩坐起。先是目瞪神呆,宛如泥塑。倏地咧開闊嘴,露出滿
口撩牙,似笑似哭地怪嘯一聲。接着把手一指,大小妖幡全都展動,滿洞陰風起
處,鬼聲啾啾,獸息咻咻。暗綠光影里,數十百個獸頭,帶起濃霧黑煙,直撲過
來。妖屍身旁綠火,化成千萬點黃綠火星,一窩蜂般飛起,妖氣薰人,頭暈目眩
,地動山搖。恰巧輕雲拿着彌塵幡前來。

    原來陰魔的無相血影神光,雖然誰也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法力只能對付精神
層次,後天修為不高,也不想現身。那地穴在地震下裂開時,離開英瓊身子,順
手拿了英瓊懷中的彌塵幡,向峨嵋方面送出。女奴寒萼被操縱下,錯覺是自動飛
回示警。於是靈雲派輕雲持彌塵幡來助。彌塵幡化成一幢彩雲,在寒萼的識海帶
動下,直往二層妖洞飛去。妖洞陰風四起,鬼聲啾啾,黃霧綠煙一齊飛涌,紅火
星似火山爆發一般往上升起。輕雲一手抓住英瓊,一手展動彌塵幡,煙霧火星中
,比電閃還疾,沖霄直上。忽見一朵火花一閃,往腳底衝上,耳旁又聽怪聲,那
妖屍突地從地穴下面現身追上,睜着一雙黃綠不定怪眼,張開滿嘴撩牙,手拿着
一面妖幡,一手掐訣,那五色焰火似春潮一般,往上衝來。且喜挨近彩雲,全都
消滅。就在彩雲下沉之際,上面適才裂開的地穴,突又四面合將攏來,眼看只剩
二尺寬的隙口。下面是無邊無底的火焰地獄,上面地殼又將包沒。猛聽嚓嚓連聲
,身子已在彩雲保護中穿出地面。再看下面,石塊如粉,已將地殼包沒。

    夕陽偏西,松林晚照,四外靜蕩蕩的,悄沒一些聲息。夕陽雖已沒入崦嵫,
遠方天際猶有殘紅,掩映青旻。近處卻是瞑煙晚霧,籠冪林薄,歸嶺閑雲,自由
舒捲。時當下弦,一輪半圓不缺的明月,掛在崖側峰腰,隨着雲霧升沉,明滅不
定。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因風碎響,與澗底流泉匯成音籟。端的是清景如繪,
幽麗絕倫。

    忽聽一聲  鳴,神  從半峰腰上穿霧摩雲而來。於是駕了神  ,兩翼翔雲,
到了岩穴前面落下。金蟬已早在半路相候,迎接下去,與嚴人英、笑和尚相見。


                          第十七章  綠袍重生

    原來英瓊走後,笑和尚與金蟬,將朱文天遁鏡借過,駕無形劍遁,徑往百蠻
山進發。

    那百蠻山獨峙南疆萬山之中,四面俱是窮山惡水。嶺內迴環,叢莽密菁,參
天蔽日,毒嵐煙瘴,終年籠罩,亘古無有人蹤,儘是惡雲毒煙籠罩。溝谷之中,
時見奇蟲大蛇之類, 屈追逐,鱗彩斑斕,紅信焰焰。是百毒叢聚之區。

    忽然煙嵐突然一齊收住,現出數千百畝方圓一片大平扳。中間一峰孤矗,高
出天半,四面群山若共拱揖。萬崖斷處,儘是飛泉大瀑,從許多高低山崖缺口瀉
將下去,匯成無數道寬窄清溪。宛如數百條玉龍,掛自天半,與地面數百條匹練
,圍攤在那一片平板上下,飛翔交錯,濤聲轟轟,水流淙淙,轟雷喧涵之聲,與
瀑援細碎之音,織成一部鼓吹,彷彿凝碧仙瀑。

    這主峰雖五六百畝大小,因為上豐下銳,嵯峨峻  ,遍體都是怪松異石。山
石縫中,滿生着許多草花藤蔓,五色相間,直似一個撐天錦柱,瑰麗非常。峰西
北方高崖後,似有幾縷彩煙,裊裊飄蕩。那崖背倚平  孤峰,十分高闊。崖壁石
色深紅,光細如玉,縱橫百十丈,寸草不生。一順溜排列着三個大圓洞,上下左
右,俱是兩三寸大小窟窿。崖下那一片田疇中所種的花草,花似通萼,葉似松針
,花色綠如翠玉,葉色卻似黃金一般,宛如幾千百萬萬個金針,密集一處,在陽
光之下閃動;又似一片廣闊的黃金麗褥上面,點綴着百萬朵翠花,更顯縟麗。

    二十四個奇形怪狀的高矮漢子,青筋暴露,乾瘦如柴。按八卦方位分散開來
,舞起一片煙雲,手中妖幡起了一陣陰風,煙雲盡都斂去,發出一縷縷的彩絲,
似輕雲出妯,春蠶抽絲般,交織成一片廣大輕勻的天幕,將下面花田一齊罩住,
薄如蟬翼,五色晶瑩,霧紗冰紈,光彩奪目。透視下面花田中,翠花金葉,宛如
千頃金波,湧起萬千朵翠玉蓮花。

    崖上三個圓洞中,先現出三個妖人∶居中一個,頭如栲栳,眼射綠光,頭髮
鬍鬚絞作一團,隱藏着一張血盆大口,兩行撩牙,是綠袍老祖;右洞妖人,與先
見妖人形象裝束相似;左洞妖人,是個紅衣蠻僧,生得豹頭環眼,狸鼻闊口,竟
是妖僧西方野魔雅各達。

    原來綠袍老祖被斬,他的大弟子獨臂韋護辛辰子把他搬到玉影峰中這泉眼洞
內,裡面陰風刺骨。在他的傷口處同前後心插上八根魔針。他這魔針乃子母鐵煉
就,名為九子母元陽針。八根子針插在他身上,一根母針卻用法術鎮在平頂石柱
之下。無論元神飛遁何方,只須對着母針念誦咒語,便周身發火,如同千百條毒
蟲鑽咬難過。因為身有子針,動那母針不得。

    叫綠袍老祖立在柱上受罪。限他十日內將他那第二元神,玄牝珠獻出。綠袍
老祖失卻了金蠶蠱和修羅幡,第一元神被斬,不能制他。這洞在窮山惡嶺中,亘
古少人行跡,仙凡都走不到此。綠袍老祖在洞中藉著山谷迴音大喊,發出一陣毛
骨悚然,極難聽的吱吱怪叫。連喊了八九日。天幸將逃離鬼風谷的西方野魔引來
。

    西方野魔還想試試辛辰子的法力,用法術推動一根小樹以為替身。眼看那樹
要飛出峰外,忽聽下面一陣怪叫,接着天昏地暗,峰後壁上數十道細瀑化成數十
條白龍,張牙舞爪,從陰雲中飛向峰前。一霎時烈火飛揚,洪水高涌,山搖地轉
,立足不定。一團綠陰陰的東西從石柱旁邊飛起,是綠袍老祖的元神,與那數十
條白龍才一照面,水火狂慍全都消滅,天氣依舊清明。那株樹業已不見絲毫蹤影
。

    綠袍老祖先傳了咒語,叫西方野魔那出柱底,符  下面一根一寸九分長光彩
奪目的鐵針。那針便粘在西方野魔手上,發出綠陰陰的火光,燙得手痛欲裂,丟
又丟不掉。綠袍老祖冷冷地說道∶“你還不將針尖對着我念咒,要等火將你燒死
麽?”

    西方野魔疼得也不暇尋思,忙着咬牙負痛,將針對着綠袍老祖,將口誦傳的
咒語念完。

    綠袍老祖身上飛出八道細長黃煙,西方野魔手上的針也發出一溜綠火脫手飛
去,與那八道細長黃煙碰個正着。忽然一陣奇腥過去,登時煙消火滅。失去了操
縱綠袍老祖的機會。

    綠袍老祖念了一會兒咒語,揮着長臂,叫西方野魔將他抱起,便見一團綠光
將自己包圍,立刻身子如騰雲駕霧一般下了高峰,直往紅鬼谷飛去。

    喜馬拉雅山紅鬼谷外,雲中飛來兩道黃光,綠袍老祖一聲怪笑,一陣陰風起
處,綠煙黑霧中現出一隻丈許方圓的大手,直往黃光中兩個女子抓去。剛聽一聲
慘叫,一個已被綠袍老祖大手抓到。未及張口去咬,一朵紅雲從谷內又飛了出來
,現出一個十一二歲的童子,一張紅臉圓如滿月,濃眉立目,大鼻闊口。穿一件
紅短衫,赤着一雙紅腳,頸上掛着兩串紙錢同一串骷髏骨念珠。一手執着一面金
幢,一手執着一個五老錘,鎚頭是五個骷髏攢在一起做成,連錘柄約有四尺。滿
身俱是紅雲煙霧圍繞,是五鬼天王尚和陽。舉起白骨錘迎風一晃,發出一團愁煙
慘霧,鬼哭啾啾,一齊變活,各伸大口,露出滿嘴白牙,往外直噴黑煙攔住綠袍
老祖。

    二女是女魔鳩 婆的門下弟子金姝、銀姝來助拳。獲救後,將腳一頓,一道
黃煙過處,蹤跡不見。接着一道黃煙在地下冒起,煙散處現出一個蠻僧打扮的人
,身材高大,聲如洪鐘,正是滇西派長教毒龍尊者,親自抱了綠袍老祖在前引路
。

    毒龍尊者移居紅鬼谷不久,谷內山石土地一片通紅。黃霧紅塵中隱隱現出一
座洞府。洞門前立着四個身材高大的持戈魔士,一陣金鐘響處,洞內走出一排十
二個妙齡赤身魔女,各持舞羽法器,俯伏迎了出來。那洞原是晶玉結成,又加毒
龍尊者用法術極力經營點綴,到處金珞瓔花,珠光寶氣,襯着四外晶瑩洞壁,宛
然身入琉璃世界。

    忽見俞德從外面進來,說道雲南孔雀河畔師文恭受傷成殘。尚和陽腳一頓處
,一朵紅雲將四人托起空中,送到了青螺魔宮。後面丹房之中。師文恭已面如金
紙,不省人事。毒龍尊者忙於晶球察敵,給綠袍老祖活割了師文恭的身軀。二妖
接復己身後,遁回百蠻山去,二次再煉百毒金蠶蠱。發下大誓要捉到辛辰子,將
他折磨三十年,身受十萬毒口,後然斬去元神,化骨揚灰,用法術咒成蠱蟻,輪
回生死,日受毒蠶咬食,永世不完苦孽。

    崖上成千累萬的小洞穴中,一陣吱吱亂叫,似萬朵金花散放一般,由穴中飛
出無量數的金蠶,長才寸許,形如蜜蜂,飛將起來,比箭還疾,如萬點金星,紛
紛落下,飛入花田之中,食那金葉,吱吱之聲,匯成一片異響。同時這些小洞穴
中如拋絲般飛出千百萬道彩氣,彷彿萬弩齊發,疾如閃電,射往金蠶群里,那千
萬金蠶全被彩氣吸住。每兩縷彩氣,吸住一個金蠶,掙扎不脫,急得吱吱亂叫,
全被彩氣收入萬千小洞穴之內。這時黃金一般的花田,已被這些惡蟲將千頃金葉
嚼吃精光,只剩一些翠綠蓮花,分行布列,亭亭田內。

    上面妖人,展動妖幡,天空上無量數的彩絲結成的天幕,隨着妖幡招展,剝
繭抽絲一般,頃刻之間化為烏有。

    忽見綠袍老祖伸出長頸大頭,往空連嗅了兩嗅,倏地一聲凄厲的怪嘯,大口
一張,一溜綠火,破空而起,直往二人存身之處飛來。笑和尚早就留神,未容綠
火近身,駕着無形劍遁飛去。那一溜綠火,左右四方上下激射,如渾水撈魚,也
未跟蹤追來。在空中繞了幾轉,倏地往四外爆散開來,綠星飛濺,在百十丈方圓
內,隕星如雨般墜了下去,相距二人也不過咫尺光景。

    當下二人尋了一個潔凈山洞,忽然一陣腥風吹入洞來,笑和尚忙用隱形法連
金蟬將身隱起。那陣怪風旋轉起一根風柱,夾着沙石,發出噓噓之聲,業已穿洞
而入。現出一個長身細瘦,形如枯骨,隻眼斷臂的妖人,正是那日在天蠶嶺所遇
綠袍老祖門下叛師惡徒辛辰子。

    當日綠袍老祖逃離玉影峰,辛辰子知道要破金蠶蠱,只有生擒到雲南天蠶嶺
的千年文蛛,趁笑和尚得珠到手未及回身,用千年毒蠍腥涎和蛟絲結的毒網抱了
文蛛,行法遁走。誰想走漏了消息,那綠袍老祖威逼他那姘居妖婦在慶功血酒中
,暗下銷魂散,將辛辰子醉得昏迷過去,再用柔骨絲縛好,連鮫網中的文蛛一起
帶回百蠻山陰風洞去。行至中途,正遇紅髮老祖尋來,困住眾妖,斬斷柔骨絲,
震醒辛辰子,索還化血神刀。辛辰子見紅髮老祖一走,連那妖物文蛛和心愛的妖
婦都顧全不得,也乘機同時行法遁走。如今再借來聚毒幡與五淫呼血兜重來。

    從身後取出七面天魔聚毒幡,將手一指,七道黃光過處,一一插在地上。又
取出一個黑網,叫五淫呼血兜,掛在七面幡尖之上。網撐好後,煙霧蒸騰。一聲
怪嘯,一溜綠火,往洞外一閃,滿洞煙雲盡都收斂,連人帶幡,俱都不見。

    笑和尚着急,駕遁光往外便飛。金蟬慧眼卻看見妖幡仍然豎在地上。幡頭輕
煙籠罩。連話都不及說,身旁霹靂劍化成紅紫兩道劍光,護着自己和笑和尚全身
,由幡網中同往洞外衝去。耳旁只聽嘶嘶兩聲,出洞向百蠻山主峰飛去。

    就這一夜工夫,田中金草竟然長成,映着朝陽,閃起千頃金波。崖壁上彩煙
縷縷,徐徐吞吐。這三個圓洞裡面,中洞妖人,正是那綠袍老祖,細頸大頭,須
發蓬鬆,血盆闊口,獠牙外露,二目緊閉,鼻息咻咻,彷彿入定。身旁俱是煙霧
圍繞,腥氣撲鼻。那是師文恭體中的天狐白眉針,每日一交寅卯辰三時,在兩腿
穴道中作怪,痛癢酸辣,一齊全來。只好將穴道封閉,將真火運入兩腿,慢慢燒
煉。

    忽見辛辰子從左側洞內飛身出來,放出十丈方圓煙霧,裹住一團紅如血肉的
東西,電閃星馳,往他來路上飛去。廣崖上萬千小洞穴中,成千累萬的金蠶,似
潮湧一般轟轟飛出,軋軋吱吱之聲響成一片,金光閃閃,遮天蓋地,紛紛從後追
去。旋即天邊金光閃動,業已飛回。辛辰子只好孤注一擲,立即鑽入一個形如七
星的小洞。笑和尚、金蟬二人跟定他那溜綠火往前遊走。盡頭處有一個深窟,窟
口掛着一面妖網,彩霧蒸騰,紅綠火星不住吞吐。內中正是那妖物文蛛。

    辛辰子伸手便要摘網,忽聽腳底下鬼聲啾啾,冒起一叢碧綠火花。把他當頭
罩住。一陣綠火彩焰過處,地下憑空陷出一個地穴,活生生將辛辰子陷入地內去
了。笑和尚猛覺眼前五根粗如人臂的黑影,屈曲如蚓,並列着飛舞過來,身子已
被綠袍老祖的玄牝珠運用元神幻化大手的五條黑影絞住。眼前起了一陣綠火彩焰
,聞見奇腥刺鼻,飛劍被污。金蟬將鏡袱揭開,一道五彩金光長虹,照得滿洞通
明,煙霧潛消。金光影里,束身黑影便是綠袍老祖邪法變化的大手。也畏懼鏡上
金光,竟然疾如蛇行,收了回去。光影中隱隱看見綠袍老祖張開一張血盆大口,
眼露凶光,舞搖長臂,伸出比簸箕還大、形如鳥爪的大手,似要攫人而噬。吃金
蟬天遁鏡照在他的臉,綠眼閉處,只得收回元神,護住雙目。

    穴內萬千火花被金光一照,便即消滅。叵耐妖法厲害,滅了又起。下面綠火
彩煙雖被天遁鏡制住,可是四外妖火毒煙又漸漸圍繞上來。這時地洞中方位變易
,已不知何處是出口。

    四外火煙雖然越聚越濃,卻現出來時經行之路。金蟬夾着笑和尚,身與劍合
,將寶鏡舞起,一團霓光照處,火煙消逝,路更分明。可是後面地下異聲大作,
竟如兒啼,也隨着追了上來。洞外似穿梭一般飛翔着二十四個妖人。各拿一面妖
幡,彩絲似雨一般從幡上噴起,已組成了一面密密層層的天幕。齊聲怪嘯,二十
四面妖幡同時招展。那面五彩天幕,映着當天紅日,格外鮮明,被妖法一催動,
漸漸往二人頭上網蓋下來。

    忽聽後面怪聲。綠袍老祖同了幾個手下妖人,已從穴內飛出,現身追來。一
叢綠火黃煙,如飄風一般涌至,相隔二十丈遠近。綠袍老祖長臂伸處,又打出千
百朵綠火星。同時那五彩天幕,已離二人頭上不過兩丈。金蟬用天遁鏡上下左右
一陣亂晃,顧了前後,顧不了左右,耳聽綠袍老祖猛然兩聲怪嘯,四外妖人忽然
分退。由綠袍老祖身旁飛出三道灰黃色匹練,直往二人捲去,天幕也快要罩到二
人頭上。只得駕着紅紫兩道劍光,沖霄便起,飛起上空,那天幕已被破開了一個
丈許大洞,彩絲似敗絹破絹般四外飄拂。

    綠袍老祖狠毒兇惡,吃了大虧,哪裡肯舍,只管死命追趕。忽見腳下面腥風
起處,一片紅霞,擋住了滿天綠火。那是紅髮老祖的門人、長人洪長豹將化血神
刀放起。綠袍老祖把心一橫,一聲怪嘯,元神運化長臂,伸出簸箕般的大手,就
近抓起一個門人,用小藏煉魂卻敵大法,從那門人血腔子里冒出一股綠煙,將那
暗赤光華繞住。刀光過處,血雨翻飛,一霎時盡變殘肢碎骨,仍是隨着綠煙,與
刀光糾結,緊緊圍住刀光不能上前。綠袍老祖暗用元神、玄牝珠幻化的大手抓去
。洪長豹頓覺奇痛徹骨。玄功內斂,怪嘯一聲,震破天靈,一點紅星一閃,身軀
死在綠袍老祖手上,元神業已遁走。那化血神刀時究是靈物,失了主持,竟也連
纏繞着的千百殘骨碎肉,電閃星馳,破空飛去。綠袍老祖看看手上洪長豹屍身,
越想越恨。

    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咬斷咽喉,就着頸腔,先將鮮血吸了一陣。厲聲命將已
死門人帶回山去享用。手持殘屍,一路叫囂嚼吃,駕起妖雲,回去拿辛辰子泄忿
去了。

    笑和尚向金蟬借了一口雌劍,猛想起莽蒼山藏有兩口長眉真人煉魔飛劍。還
有一口,尚未出世。

    二人直飛到莽蒼山。猛見西北方遠處有一道銀光,跟蹤飛去,竟是一處廣崖
,下臨清流,崇岡環抱,稀稀落落地生着數十棵大楠樹,古干撐天,濃陰匝地,
月明如水,光影浮動。

    這時朗月疏星,猶自隱現雲際,東方已現了魚肚色。一會日出天明,四圍山
色蒼翠如泄,遠處高山尖上的積雪,與朝霞相映,變成濃紫,空山寂寂,到處都
是靜蕩蕩的。洞外岩壁苔薛中,還隱隱現有“奧區仙府”四個古篆。洞內四壁鍾
乳纓絡下垂,宛如珠簾。一個秀眉虎目、隆準豐額的白衣少年,長身玉立,英姿
颯爽,滿臉笑容,站在那裡。乃長眉真人同輩的劍仙、太湖西洞庭山妙真觀方丈
碧雯仙子,嚴師婆的侄孫,名嚴人英,新近拜在峨眉醉道人門下。

    那洞口也是一個天然生就的岩隙,盡處直落千尋。岩洞走完,豁然開朗,落
腳處是一同廣大石室,洞壁如玉,及至到了洞外一看,正門是個方形,高有兩丈
,上面有“清虛奧區人間第十七洞天”十一個古篆字。洞門外仍被山石覆住,地
平若抵。洞外清波阻路,噴珠飛雪,奔流浩浩。兩面俱是萬丈峭壁,排天直上,
中腰被雲層隔斷青旻。陽光從雲縫裡射入碧淵,宛如數十條銀線,筆直如矢,隨
雲隱沒,時有時無。此洞深藏絕壑凹岩之內,又有藤蔓薛蘿隱蔽。兩道峭壁,亘
古雲封,上出重霄,下臨無地,奇險峻削,不可落腳。

    到了午夜過去,洞外為最高之處,雲霧都在腳下,碧空如拭,上下光明。近
身樹林,繁蔭鋪地,因風閃爍。遠近峰巒岩岫,都回映成了紫色。下面又是白雲
舒捲,繞山如帶,自在升沉。月光照在上面,如泛銀霞。時有孤峰刺雲直上,蓊
莽起伏,無殊銀海中的島嶼,一任浪駭濤驚,兀立不動。忽然一陣天風吹過,將
山腰白雲倏地吹成團片,化為滿天銀絮,上下翻揚。俄頃雲隨風靜,緩緩往一處
挨攏,又似雪峰崩裂,墜入海洋,變成了大小銀山,隨着微風移動,懸在空中,
緩緩來去。似這樣隨分隨聚,端的是造物雄奇,幻化無窮,景物明淑,清徹人間
。迎着天風,領略煙雲,心參變化,耳得目遇,頓覺吾身渺小,天地皆寬。

    倏見下面崖腰雲層較稀之處,似有極細碎的白光,似銀花一般,噴雪灑珠般
閃了兩下。

    到了崖腳一看,這一面竟是一個離上面百餘丈高的枯竭撣底,密雲遮蔽崖腰
。滿崖雜花盛開,藤蔓四垂,鼻端時聞異香。矮松怪樹,從山左縫隙里伸出,所
在皆是。月光下崖壁綠油油的,別的並無異狀。

    轉眼東方有了魚肚色,極東天際透出紅影。一輪朝日已現天邊。一邊是紅日
半規,浮涌天未。一邊是未圓冰輪,遠銜嶺表。遙遙相對,同照乾坤。橫山白雲
,也漸漸散去,知道下面雨隨雲收。宿雨未乾,曉霧猶濃。朝陽斜射撣底,峭壁
排雲,苔痕如綉,新雨之後,越顯肥潤。間以雜花紅紫,冶麗無恃,從上到下,
碧成一片。僅只半崖腰上,有一塊凸出的白圓石,宛如粉黛羅列,萬花叢里,燕
瘦環肥,極妍盡態當中,卻 坐着一個入定枯僧。

    落到石上一看,孤石生壁,不長寸草,大有半畝,其平若倚。一株清奇古怪
,粗有兩抱的老松,從岩縫中輪國 拿而出。松針如蓋,剛夠將這塊石頭遮蔭。
石頭上倚危崖,下臨絕壑,俱是壁立,無可攀援。細看石質甚細,宛如新磨。樹
根石隙,外面是藤蔓香蘿掩覆,一株老的松樹當門而場,壁苔長合,內中藏着一
小童,生得面如凝玉,目若朗星,名叫石生。

    石生的母親,便是當年人稱陸地金仙、九華山快活村主陸敏的女兒陸蓉波。
陸敏原是極樂真人李靜虛的未入門弟子。一日蓉波發現一種從未見過的奇花,形
狀和曇花一般無二,只大得出奇獨枝兩歧,葉如蓮瓣,歧尖各生一花,花紅葉碧
,嬌艷絕倫。兩花原是相背而生,竟會自行轉面相對,分合無定。蓉波本來愛花
成癖,放在鼻端一聞,竟是奇香透腦,中人慾醉。忽然覺得一陣頭暈目眩,耳鳴
心跳,一股熱氣從腳底下直透上來,周身綿軟無力。兩腿一軟,仰跌在石頭上面
,昏沉睡去。那花名叫合歡蓮,秉天地間淫氣而生,聞了便是昏沉如醉,要六個
時辰才能回醒。輕易不常見,異派邪教中人奉為至寶,可遇而不可求。從這日走
,蓉波不但恍惚不寧,腰圍也漸漸粗大,彷彿珠胎暗結,直到第二十一年上,功
行精進,知道元胎已成,才用飛劍開脅,生下嬰兒。因秉靈石精氣而生,便取名
叫作石生。蓉波惟恐他走入旁門。所以暫時不給他衣穿。

    忽聽四壁隱隱雷鳴,穴口石壁不住搖晃。光華一閃,後面石壁平空緩緩倒了
下來。成了一座小小石台,上面端端正正,坐着一個道姑。留的寶貝,共是三件
,倒有兩件是防身隱跡之物。一件是兩界牌,能上薄青旻,下臨無地。一件是離
垢鍾,乃鮫綃織成的,形如一個絲罩,運用起來,周身有彩雲籠罩,水火風雷,
俱難侵害。還有一件,乃是石生母親陸蓉波費三十六年苦功,采來五金之精鍊成
的子母三才降魔針,共是九根。

    金蟬、石生飛往山南,四處尋找,並沒什麽出奇的果子,無心中飛越一個高
峰,一眼瞥見山陰那邊愁雲漠漠,陰風怒號,噓噓狂吼,遠遠傳來。快要臨近,
便聽狂飆怪嘯,陰霾大作,黑風捲成的風柱,一根根挺立空中,緩緩往前移動。
有時兩柱漸漸移近,忽然一碰,便是天崩地裂一聲大震,震散開來,化成畝許方
圓的黑團,滾滾四散。二人雖駕劍光飛行,兀自覺得寒氣侵骨。一兩根風柱才散
,下面黑煙密罩中,無數根風柱又起,澎湃激蕩,谷應山搖,飛砂成雲,墜石如
雨。試着衝上前去,竟會將劍光激蕩開來。石生忙將離垢鍾取出,將二人一齊罩
上。金蟬也將天遁鏡取出,彩雲籠罩中,放起百十丈金光異彩,直往狂飆陰霾中
衝去。這天地極戾之氣凝成的罡風發源之所,竟比妖法還要厲害。二人雖然仗着
這兩件異寶護身,勉強沖入陰霾慘霧之中,但是並不能將它驅散,離卻金光所照
之外,聲勢轟隆,反而越發厲害。

    金光照處,畝許大小的黑團散了一個,又緊接着一個,鏡上力量重有萬斤,
幾乎連手都把握不住。同時身子在彩雲籠罩中,被身側罡風激蕩得東搖西盪,上
下迴旋,漸漸往穴前捲去。用盡本身真氣,兀自不能自主,寶鏡又只能顧着前面
,那黑霜玄冰非常之多,散不勝散。眼看被罡風黑霜逼近穴口,穴內又似有千萬
斤力量往裡吸收。

    忽見下面危崖有一怪穴,穴旁伏着一個瘦如枯骨的黑衣道人,兩手抱緊一個
白東西閃閃放光。是百禽道人公冶黃,身形古怪,一身鬼氣,為人最是孤僻,雖
是異派,卻從不為惡。

    能用元神邀翔宇宙。因那冰蠶是個萬年至寶,於修道甚有用處,算明時日生
克,造化玄機,趕到此地。只因取時慢了一步,剛將冰蠶取到手內,正值罡風出
穴,循環不息,便為霜霾困住,連使金剛護體之法,才得勉強保全。

    忽聽穴內聲如雷鳴地陷,怪聲大作,無數風團,捲起畝許大的黑片,破穴而
出,滾滾翻飛,直往天上捲去,地下玄陰之氣發動,法術不能持久,猛聽頭頂上
轟隆轟隆幾十聲大震,宛如山崩海嘯,夾着極尖銳的噓噓之音,刺耳欲聾,震腦
欲眩,無數的黑影似小丘一般,當頭壓下。玄冰黑霜,相繼出來,再加上歸穴狂
飆,兩下沖盪,要被歸穴罡風捲入地肺了。

    那道人忽然長嘯一聲,張口一噴,同時兩手往上一張,飛出大小數十團紅火
,射入烈風玄霜之內,立刻二人眼前數丈以外,風散霜消。風勢略緩得一緩,那
道人接着又厲聲喝道∶“你們還不到這邊來,要等死嗎?”

    此時二人驚心駭目,神志已亂,身不由己,直往道人身旁飛去。才得喘息,
道人所放出的數十百團烈火,已捲入罡風玄霜之內消逝。道人首先兩手一搓,放
出三昧真火,燒化近身玄霜,避開風頭,沖了上去,圍繞在彩雲外面,三人用離
垢鍾護身一同沖空便起。金蟬在前,手持天遁鏡開路。那無量數的大黑霜片,常
被旋飆惡颶捲起,迎頭打來,雖被鏡上金光衝激消散,叵耐去了一層,又有一層
。金蟬兩手握鏡,只覺重有千斤,絲毫不敢怠慢。身旁身後的冰霜風霾,也隨時
反卷逆襲。由下往上,竟比前時下來要艱難得多。約有頓飯時候,才由惡颶烈霜
之中衝出,離了險地,一同飛往山陽,業已將近黃昏月上。二人見那道人雖然形
如枯骨,面黑如漆,卻是二目炯炯,寒光照人。手上所抱冰蠶,長約二尺,形狀
與蠶無異,通體雪白,隱隱直泛銀光,摸上去並不覺得寒冷。那道人周身起了一
陣煙雲,騰空而去。


                          第十八章  奸挫天淫

    金蟬尋到英瓊,回歸洞中,便聽地下隱隱起了異吼。越吼越近,各將劍光飛
起,連結成一團異彩光圈,照眼生輝,籠罩地面。頃刻之間,石地龜訴,裂紋四
起,全洞石地喳喳作響。忽然轟的一聲大震,洞中心石地粉碎,宛似正月里放的
火花一般,四下飛散,地下陷了一個大洞。砂石影里,一條形如青 的光華,糾
纏異彩光圈中,滿洞飛滾了好一會,漸漸青光越來越純,也不似先時四下亂飛亂
撞。輕雲口誦真言,使用收劍之法,五道劍光,緊逼着這口青索劍入了劍囊,才
行停手。一經用了峨眉本門心法,便能運用隨心,居然可以馭劍飛行。

    眾人同駕劍光,直飛妖穴。到處都是黑煙妖霧籠罩,哪裡看得出山崖洞府。
那是在前些日倒翻地肺,變了形位,泄了東方太乙之氣,所居地穴已成死戶,與
日時生克不合,妖屍將地下法壇移至二層洞前舉行,仗着妖法封閉嚴密,景像陰
森,無殊地獄變相。數十面大小妖幡,發出黃綠煙光,奇腥刺鼻。劍光到處,黑
煙隨分隨聚,看不清妖屍、妖人與袁星所在。

    笑和尚 膝坐地,將乾靈珠取到手中,那珠有鵝蛋大小,形若圓球,赤紅似
火,滴溜溜不住滾轉,漸漸囊上發出一團紅光,照得滿洞皆赤,人都變成紅人。
薄薄一層層淡煙,籠着一個火球。頃刻之間,光華大盛,彷彿一個赤紅小和尚,
手擎着比栲栳還大的火團一般。紅光透起,照徹天地,妖氣盡掃,闔院通明。

    猛聽地底砰的一聲大震,立刻地覆天低,當院陷下一個無底的深坑,坑內罡
風夾着烈焰,如怒濤一般往上湧起。妖屍倏地化成一股黑氣,比電閃還疾,滿院
亂飛,一條黑氣,宛如烏龍出海,在七八道劍光叢中閃來避去,怪聲啾啾,將妖
幡收去,剩了不到十面。

    笑和尚見妖屍如此重視那些妖幡,徑將劍光直往那妖幡上面飛去。這些妖幡
,共是八十一面,每一面都經妖屍在地底修鍊多年,好容易才採得千百隻猩、熊
生魂,如何肯舍。英瓊、輕雲猛被提醒,一個在東,一個在南,雙雙不約而同,
各將劍光直朝一面幡前飛去。青、紫兩道光華無心合壁,光華大盛,幻成一道異
彩,繞着黑氣只一絞。只聽“吱哇”兩聲慘叫,黑氣四散,一朵黃星疾如星飛,
沖霄而去。

    這時上面妖霧未散,地下烈焰猶在飛騰。金蟬眼快,看見黑煙散處,兩團黑
影正往火坑中墜落,想起袁星在那黑煙之中,忙將彌塵幡展動,往下一沉,伸出
兩手,一手提着妖屍軀殼,一手提着袁星,還帶着一團紅紫光華。回頭飛起,到
了遠處峰頭落下。

    妖屍天靈蓋震破,直冒白煙。袁星滿口血跡,兩手緊持那塊溫玉。那是陰魔
趁妖屍急欲運用元神遁走,硬擠出袁星一口鮮血,破了纏結那溫玉的黑煞絲,契
入袁星手內。袁星昏迷中,周身依舊溫暖,眾人連用丹藥施救無效,也不知它兩
口寶劍失落何方。惱得英瓊性起,將飛劍放出,指着妖屍枯骨,光華連連繞轉,
只聽碎骨沙沙之聲,頃刻粉碎。

    忽聽山崩地裂一聲大震,連眾人站立的峰頭都搖搖欲墜。妖洞那邊沙石紛飛
,揚塵百丈,把一座大好靈山仙洞,震塌了一個深坑。見塵沙之中,似有兩道光
華衝起,正隨着許多殘枝碎木,由上往下飛落。金蟬將彌塵幡一晃,一幢彩雲直
往塵沙之中飛去。撈了許多東西回來。內中正有袁星兩口寶劍,七十餘面妖幡、
兩個劍匣,那妖幡不運用時看似黃色粗麻織成,上面僅只畫些赤身男女魔鬼與奇
怪符篆。

    英瓊、輕雲、人英三人,帶了袁星屍體用彌塵幡同回凝碧仙府。笑和尚、金
蟬、石生一同駕劍光直往百蠻山飛去。陰魔對石生之母與假母同名,起了絲絲漪
連,以回凝碧仙府亦不方便下手,於是隨行。

    三人到了昔日金蟬遇見辛辰子,無心中破去五淫兜的山洞,那幾面妖幡依然
豎在那裡。

    挨到亥初光景,才直往百蠻山主峰飛去。

    此高大一座主峰,在月光里看下面周圍形勢,竟似一個 盂中,端端正正豎
着一個大筍一般。隱隱只聽四圍洪濤飛瀑微細聲浪。是三面澗流的發源之所。近
峰腳處,峭壁側立千丈,下臨深潭。潭側危崖上有一深穴,寬約丈許,咕嘟嘟直
冒黑氣。潭中心的水,時而往上冒起一股,粗約兩三抱,月光照去,如銀柱一般
。那水柱冒有十餘丈高下,倏地往下一落,噴珠灑雪般分散開去。冒水柱處,平
空陷落。四周圍的水,齊往中心匯流,激成一個大急漩,旋轉如飛。

    接着又是一片黃光,將崖、潭兩處上下數十畝方圓團團罩定。崖穴裡面一陣
陰風過處,一團黑氣,七個妖人擁着一個形如令牌、長有丈許開外的東西出來,
飛到潭邊止住。上面用長釘釘着一個斷臂妖人,一手一足,俱都反貼倒釘在令牌
之上,周身血污淋漓,下半截更是只剩少許殘皮敗肉附體,白骨嶙峋。正是辛辰
子,雖受妖法虐毒,並未死去,睜着一雙怪眼,似要冒出火來,滿嘴怪牙,錯得
山響,怪嘯不絕。

    忽然峰側地底,起了一陣凄厲的怪聲。七人用七面妖幡行使妖法,放起一陣
陰風,將四圍妖火妖雲聚將攏來,簇擁着妖牌,直往峰側轉去。

    忽見正面峰腰上,現出一個有十丈高闊的大洞。洞內火光彩焰,變幻不定,
景像甚是輝煌。洞口倏地起了一陣煙雲。笑和尚三人互相將手一拉,默運玄功,
徑從煙雲之中衝進。立腳處,是一個丈許寬的石台,靠台有百十層石階,離洞底
有數十丈高下,比較峰外還深。洞本是個圓形,從上到下,洞壁上橫列着三層石
穴,每層相隔約有二十餘丈。洞底正當中有一個鐘乳石凝成的圓形穹頂,高有洞
的一半,寬約十畝,形如一個平滑沒有底邊的大琉璃碗,俯扣在那裡,四圍更沒
有絲毫縫隙。那琉璃穹頂當中,空懸着一團綠火,流光熒活,變閃不定。適才所
見七個妖人,業已盡落洞底,在琉璃穹頂外面,簇擁着令牌,俯伏在地。令牌上
釘着的辛辰子,仍是怪牙亂錯。

    那琉璃穹頂當中那一團熒活綠火光倏地爆散,火花滿處飛揚,映在通體透明
的鐘乳上面,幻成了千奇百怪的異彩,絢麗非常。接着起了一陣彩焰,綠光收去
。清穹頂裡面,一個四方玉石床上,坐着那窮凶極惡、亘古無匹的妖孽綠袍老祖
,大頭細頸,亂髮如茅,白牙外露,眼射綠光,半睜半閉。上半身披着一件綠袍
,胸前肋骨根根外露,肚腹凹陷,滿生綠毛。

    下半截赤着身子,倒還和人一樣。右腳斜擱石上,左腳踏在一個女子股際。
一條鳥爪般的長臂,長垂至地,抓在那女子胸前。另一隻手拿着一個下半截人屍
,懶洋洋地搭在石床上面。

    斷體殘肢,散了一地。瑩白如土的白地,斑斑點點,儘是血跡。只他腳下踏
定的一個女子,通體赤身,一絲不掛,並沒有絲毫害怕神氣,不時流波送媚,手
腳亂動,做出許多醜態,和他挑逗。只急得穹頂外面令牌上面的辛辰子吼嘯連聲
,唁唁惡詈。

    那綠袍老祖先時好似大醉初醒,神態疲倦,並不作甚理會。待有半盞茶時,
倏地怪目一睜,裂開血盆大口動了一動,便聽一種極難聽的怪聲,從地底透出。
隨着縮回長臂,口皮微動,將鳥爪大手往地面連指幾指,立刻平地升起兩幢火花
,正當中陷下一個洞穴,彩焰過處,火滅穴平。

    那妖婦倏地從綠袍老祖腳下跳起身來,奔向辛辰子面前,連舞帶唱。雖因穹
頂隔斷聲息,笑語不聞,光焰之中,只見玉腿連飛,玉臂忙搖,股腰亂擺,宛如
靈蛇顫動。偶然倒立飛翔,墳玉孕珠,猩丹可睹。頭上烏絲似雲蓬起,眼角明眸
流波欲活。妖婦原也精通妖法,倏地一個大旋轉,飛起一身花片,繽紛五色,映
壁增輝。再加上姿勢靈奇,柔若無骨,不住胯拱股顫,手觸背搖,越顯色相萬千
,極妍盡態。雖說是天魔妖舞,又何殊仙女散花。偏那辛辰子耳聽浪歌,眼觀艷
舞,不但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反氣得目毗欲裂,撩牙咬碎,血口亂動,身軀不住
在牌上掙扎,似要攫人而噬。

    招得綠袍老祖張開血盆大口,大笑不已。妖婦也忒煞乖覺,竟不往令牌跟前
走近。見那七個妖人俱都閉目咬唇,裝作俯伏,不敢直立,知道他們心中難受,
益發去尋他們的開心,不時舞近前去,胯拱股顫,手觸背搖。招得這些妖人慾看
不敢,不看不舍,恨得牙癢筋麻不知如何是好。

    弄得陰魔也心癢難支,見綠袍老祖也覺不到他的存在,竟用化成無相的法身
把妖婦包起來,肌裹勻膩,滑不溜手,撫摸個夠,墳玉香軟,輕搓漫撫。嚇得妖
婦驚慌無措,一個大旋轉彈到辛辰子面前,媚目瞬處,更花容失色。辛辰子本已
咬牙裂  ,憤恨到了極處,運用渾身氣力,一顆猙獰怪頭平空從頸腔子里暴撐出
來,裂開大嘴獠牙,便向妖婦的粉光緻緻般玉腿上咬去,但在陰魔的法身 罩下
,尖銳的獠牙在玉腿上滑了出去,看似毫釐之差避開了。

    座上綠袍老祖還未及行法禁阻,忙將臂一抬,一條鳥爪般的手臂,如龍蛇夭
矯般飛將出去,將辛辰子的細長頭頸抓住,連下巴帶頭頸,俱皆掐住。將手一指
,一道濃煙彩霧,先將辛辰子連頭帶靈竅罩住,免他行法將身軀骨肉化成朽質,
減去酸癢。嘴裡動了幾動,晃着大頭長臂。將大口一張,一團綠火直往辛辰子頭
上彩煙中飛去。那綠火飛到彩煙裡面,宛似百花齊放,爆散開來。彩煙頓時散開
,化成七溜熒熒綠火,似七條小綠蛇一般,直往辛辰子七竅鑽去,頃刻不見。

    這原是邪教中最惡辣的毒刑鎖骨穿心小修羅法,用本身煉就的妖法,由辛辰
子七竅中攻入,順着穴道骨脈流行全身。那火併不燒身,只是陰柔毒惡,專一消
熔骨髓,酸人心肺。先時只覺懶洋洋,彷彿春困神氣,不但不覺難受,反覺有些
舒泰。及至邪火在身上順穴道遊行了一小周天,便覺奇癢鑽骨穿心,沒處抓撓,
比挨上幾十百刀還要難受。接着又是渾身骨節都酸得要斷,於是時癢時酸,或是
又酸又癢,同時俱來。本身上的元精真髓,也就漸漸被邪火耗煉到由枯而竭。任
是神仙之體,只要被這妖火鑽進身去,也要毀道滅身。

    妖牌上面的辛辰子,先還死命在妖牌上掙扎,不時顯露悲憤的慘笑,未後連
掙扎都不見,遠遠望去,只見殘肢腐肉,顫動不息,被擺布了個淋漓盡致。約有
半個時辰,估量妖火再燒下去,辛辰子必然精髓耗盡,再使狠毒妖法,便不會感
覺痛苦,這才收了回來。不過身受者固是苦痛萬分,行法的人用這種妖法害人,
自己也免不了消耗元精。所以邪教中人把這種狠毒妖法非常珍惜,不遇深仇大恨
,從不輕易使用。

    實因綠袍老祖自得倪氏妖婦,更是好色如命。因山外攝取來的女子,一見他
那副醜惡窮凶長相和生吃人獸的慘狀,便都嚇死過去,即或膽子大一些的還魂醒
來,也經不起他些須時間的躁蹭,色慾上感覺不到興味。只有妖婦,雖然妖術本
領比他相差一天一地,可是房中之術,盡有獨得乃師天謠娘子的真傳,百戰不疲
,無不隨心。

    其實妖婦自從當年天  娘子被乾坤正氣妙一真人用乾天烈火連元神一齊煉化
後,好容易能得自由自在,事事隨心。辛辰子見她生得美貌,大動淫心。以所居
洞內,深藏地底,更是隱蔽,可以藏身,便強迫着從他。妖婦見辛辰子獨目斷臂
,猙獰醜惡,當然不願,便動起手來,卻非辛辰子敵手,被辛辰子擒住,當時便
想活活將妖婦抓死。幸而妖婦見勢不佳,忙用天  娘子真傳化金剛盪魂邪法,媚
目流波,觸指興陽,引起辛辰子淫心,才得保全性命。本是萬般無奈,恨入骨髓
。再被綠袍老祖擒住,比辛辰子還要醜惡狠毒,心中自是越加難受。

    為了顧全性命,只好仍用妖淫取媚一時。追本窮源,把辛辰子當作罪魁禍首
。每當辛辰子身受妖刑時節,她必從旁取笑刻薄,助紂為虐。

    現今骨酸肉軟,春情瀰漫,淫哼浪叫,還道得遇比更高的道友,銳意迎逢。
綠袍老祖又那曉得妖婦竟能在眼底下給陰魔調弄得花搖柳顫,周身擺動不已。以
為妖婦高興。於是嘴皮微微動了幾動,旁立七個妖人分別站好方位,手上妖幡擺
動,先放出一層彩絹一般的霧網,將辛辰子罩定,只向里一面留有一個尺許大小
的洞。那綠袍老祖將袍袖一展,一道黃煙,筆也似直飛出去與霧網孔洞相連。接
着千百朵金星一般的惡蠱,由黃煙中飛人霧網,徑往辛辰子身上撲去。雖然外面
的人聽不見聲息,形勢亦甚駭人。那些金蠶惡蠱已有茶杯大小,展動金翅,在霧
毅冰絹中,將辛辰子上半身一齊包沒,金光閃閃,彷彿成了半截金人,也看不清
是啃是咬。約有頓飯時候。綠袍老祖嘴皮一動,地底又發出嘯聲,那些金蠶也都
飛回,眾妖人俱將妖霧收去。辛辰子上半截身子已經穿肉見骨,但沒有一絲血跡
。那顆怪頭,已被金蠶咬成骷髏一般,白骨鱗峋。

    在旁七個妖人,便趕過去,將妖牌放倒。辛辰子畢竟惡毒刁頑,拼着損己害
人,壓了一個金蠶蠱在斷臂的身後,因元神受了禁制,勉強壓住,弄它不死。及
被金蠶在身後咬他的骨頭,雖然疼痛難熬,咬定牙關不放。這時見妖人身臨切近
,忍痛將斷臂半身一抬。那惡蠱正嫌被壓氣悶難耐,自然慌忙鬆了口,飛將出去
,迎頭正遇那翻牌的妖人。

    那妖人驟不及防,被金蠶飛上去一口,正咬了他的鼻樑。因是師父心血煉就
的奇珍,如將這惡蟲傷了,其禍更大,只得負痛跑向綠袍老祖面前求救。見餘下
六個妖人,也因惡蟲出現,紛紛奔逃。綠袍老祖袍袖一展,收了金蠶。闊口一張
,一道黃煙過處,眼看那面丈許長的妖牌由大而小,漸漸往一起縮小。牌雖可以
隨着妖法縮小,人卻不能跟着如意伸縮。辛辰子手足釘在妖牌上面,雖然還在怒
目亂罵,身上卻是骨縫緊壓,手足由分開處往回里湊縮,中半身脅骨拱起,根根
交錯,白骨森列。只痛得那顆已和骷髏相似的殘廢骨架,順着各種創口直冒黃水
,熱氣蒸騰,也不知出的是汗是血。這妖牌縮有二尺多光景,又重新伸長,恢復
到了原狀。略停了停,又往小里收縮。似這樣一縮一伸好幾次,辛辰於已痛得閉
眼氣絕,口張不開。

    綠袍老祖才住了手,略緩了一會,一指妖牌上面釘手足前胸的五根毒釘,似
五溜綠光,飛入袖內。辛辰子也乘這一停頓的工夫,悠悠醒轉。倏地似飛一般縱
起,張開大嘴,一口將綠袍老祖左手咬住。綠袍老祖情知辛辰子拼着粉身碎骨而
來。將他弄死,原是易事,又覺便宜了他。只得一面忍痛,忙運一口罡氣,將穴
道封閉,使毒氣不致上襲。右爪伸處,一把卡緊辛辰子上下顎關節處,猛地怪嘯
一聲,連辛辰子上下顎,自鼻以下全都撕裂下來,整個頭顱只剩三分之一。一條
長舌搭在喉間,還在不住伸縮。這兩片上下顎連着一口撩牙,還緊咬着左手寸關
尺,並未松落。綠袍老祖此時怒恨到了極處,先伸手將辛辰子抓起,緊按在妖牌
上面,袍袖一展,五根毒釘飛出手去,按穴道部位,將辛辰子背朝外,面朝里釘
好。這才迴轉身來,見左手還掛着兩片顎骨,撩牙深入骨里,用手拔下。命妖徒
將辛辰子推走,仍往風穴去。

    綠袍老祖走下位來,朝空指了幾指,穹頂上面忽然開了一個大洞,煙光一閃
,到了穹頂外面,仰首向四外嗅了一嗅,發出一聲凄厲的怪笑,怪聲吱吱,大手
爪一搓一揚,先飛出一團煙霧,比箭還疾,瀰漫全洞。元神幻化出一隻鳥爪般的
大手,陡長數十丈煙光,已如一片鐵牆飛至,竟朝笑和尚等潛伏的壁洞飛抓過來
。只覺奇腥刺鼻,頭腦暈眩。石生機警,一見前面受阻不能飛越,持定兩界牌,
默念真言,將牌一晃,帶了笑和尚等三人,竟從穴後石壁穿將出去。綠袍老祖亦
隨後追出。

    陰魔便轉化外障,為一層似透明實反光的迷幕,在幕內現出化身∶馮吾。妖
婦見來人如此高明,更粉搓玉琢,不禁意亂情迷,為創派以來所未有的福緣,刻
意施出觸指興陽邪法,導馮吾堅挺。可憐馮吾已煉得宇內無雙,再加催谷,又豈
是她的化金鋼盪魂邪法抵受得來,不一刻已冷汗直漂,花容失色。

    原來妖婦倪蘭心師承,支出修羅魔宗,以收斂知感作抵受修羅的衝刺為主,
講求榨出雄性精液,作悅人為目的,本身不具快感。而今在儘力鎖陰下,如被劈
鑿爆破,痛如刀割。

    陰魔細察端祥,化堅鋼為洪爐,絲絲熱浪滲入倪蘭心施功下的硬璧,軟化凝
結的真氣,緩緩滲漏出穴壁外,舒緩丹田重壓。令魂魄墮下,初嘗女性的奇趣。
更被馮吾轉運肉莖,吸刮璧附苔蘚,弄得倪蘭心痕癢入心,顫慄得靈魂出竅,七
魄散離,不住嬌聲求饒。嬌喘中呵氣如蘭,唇圈露孔,紅潤誘人;鼻尖汗光閃現
,微彎的鼻樑隱見皺痕,扯閉杏目;翹首擰轉,秀髮紋波,烏光鑒人,襯托起雪
白頸項,蚓凸彈跳,顯出情動狼忙。胸膛潮伏,乳蒂鑽出汗珠,在搖晃的豐腴乳
球上畫出線線水痕,光影映目。手腿力匝,挺腰撞莖,但求搔癢。擺動得香汗淋
漓,昏暈中只存穴壁在追肉莖,再無其他感覺。突然肉莖急搗猛推,一下強於一
下,撞入嫩柔的花芯。把麻癢何惡的小東西迫聚一隅,逐點引爆。直至一切痕癢
的微點,齊應沖爆炸,粉散入大虛。到魂魄悠悠重聚,又再酸癢哀求,狂挾猛匝
,不爆不休。循環休復,不知凡幾。一切心識,意識俱被解得沉淪淵底,被陰魔
的元精帶入九天都篆陰魔大法,經血影神光傳入三屍元神深處,淪為第二個女奴
。到穹頂被震揭時,倪蘭心已癱瘓如漿,隨玻璃寢宮上升。



    上一篇: 滄海橫流賀歲篇
    下一篇: 蜀山淫俠(六至九章)
    頂一下
    還沒有人回復/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表發

    驗證碼:
    本頁面所發表的任何圖文言論, 影片 聲音不代表本站立場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any of the content regarding
    to any image, movie, audio, or text of this posting page
    18 U.S.C. 2257 Statement - 隱私權政策 - 服務條款 - VIP會員常見問題 - 聯繫我們 - 關於我們

    Copyright 1998-20011 TopZo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