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按這裡成為VIP會員,觀賞我們珍藏的高質無碼學生妹,偷窺,排洩,偷拍電影!
TopZone.Net
繁體版首頁
色情文學
忘年
大的雞巴1
作者:6650
時間:10/27/2002, 09:42:38
浮情浪子
  李世傑今年十八歲,高中剛畢業,他的臉上長出一隻巨大的獅子鼻,將整個
臉籠罩著,顯得特別的突出,看起來不英俊,尤其是搭配著他的中等身材,讓別
人看他長得有點怪怪的。
  他因為家境不好,無法投考大學,高中畢業以後,每天都跟著他的爸爸到工
地,或是到別人家中作裝璜的工作。
  某一天,李世傑與他爸爸來到一家姓林的新居,為為他做裝璜新居。這個新
居,據他爸爸說是一個年老富商養小老婆的地方。所以家中隻有一位年紀大約二
十六、七歲,長得並不怎 漂亮,可是她那嬌軀可說是一等一的。

  她全身肌膚雪白,那對玉乳豐滿結實的挺得高高地,走起路來還會一抖一抖
的,還有細細的柳腰,配合著圓圓微挺的屁股,充滿著成熟女人的韻味。

  她那身噴火的嬌軀,讓男人看了就想要奸她的感覺。

  與她同居的老頭子,可能也是為了她那身噴火的嬌軀,纔養她作小老婆。

  臺灣話有句叫︰「喫不到,光看也爽歪歪。」

  這個老頭子心理也抱著這種態度,有時力不從心之時,光摸及看她那身噴火
的嬌軀也爽。

  將近午時,李世傑的爸爸對他說︰

  「阿傑,爸爸下午去張先生那邊趕工,他明天要娶媳婦,今天非完工不可,
你在此隨便工作,免得這家主人罵我們沒有替他們工作,你做到下午六點,自己
先回家去,爸爸那邊可能要趕到很晚纔能完工。」

  李世傑不安的對他爸爸說︰

  「爸爸!我隻會做粗重的工作,真的叫我做木工的工作,我是不會做叫我怎
應付呢?」

  他爸爸安慰他說︰

  「傻孩子,反正主人對木工也是外行,你隻要做你會的部份,慢慢的做到下
午六點,張先生那邊實在趕得很急,沒有辦法,爸爸也不願意這樣作,這是兩全
其美的做法,你放心的做吧!爸爸走了!再見!」

  李世傑的爸爸說完之後,急急忙忙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世傑見他爸爸走後,不得已的拿起鋸子,慢慢的亂鋸起來,表示他有在工
作,到了中午之時,他拿了便當喫,喫飽後乾脆拿了一張木心板,在廁所旁邊打
地 ,準備睡個午覺,到下午二點再起來工作。

  李世傑 好木心板躺下沒多久,突然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的走來。

  李世傑睜眼一看,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原來女主人此時穿著一件低胸的運動衫,也沒戴乳罩,兩粒如同葡萄似的雞
頭肉,很明顯的尖挺在白色運動衫。她下身穿著一件迷你裙,短得幾乎要露出三
角褲來,把她那一雙修長雪白的美腿展露出來。

  她那雙修長雪白的美腿,搭配那件黑色迷你裙,真是美得誘人極了。尤其她
走過來時,胸前那對豐滿結實玉乳,隨著她的走動,上下的幌動著,真是迷人極
了。

  李世傑被她那迷人胸部及誘人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那雙眼睛,睜得比
牛腿還要大,直往女主人嬌軀瞧著。

  這位女主人走到了李世傑所躺下的頭部對他說︰

  「小弟,你睡在木心板硬硬的,怎 睡得著呢?你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吧!
沙發軟軟的此較好覺。」

  李世傑見女主人快要走近他時,不好意思的趕快把視線移開。

  當他聽見女主人對他說話,他不免抬眼光看她。

  李世傑抬起眼光之時,差一點叫了起來。原來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女主人的
裙內春光。

  他看到女主人穿著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褲,一堆黑漆漆的陰毛,印在白色的
三角褲上面,更有些比較長的陰毛,跑出三角褲之外。

  李世傑長得這 也沒見過這樣的迷人春色,那雙眼睛已被女主人的裙內春光
迷住了。

  女主人見到李世傑那雙賊眼直往自己的裙內瞧著,微微的笑罵道︰

  「哼!小色鬼看什 !」

  女主人說完後,轉身進了廁所。

  李世傑在目標移走之後,纔驚覺過來,不好意思的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
他的午覺。

  李世傑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自從見到了女主人的裙內春光,一直在胡思亂
想,亂想得那根大雞巴也自動的挺舉起來。

  李世傑那根大雞巴硬繃繃地,把他的短外褲挺得高高,像是在露營搭帳棚似
的。

  李世傑驚覺到自己那根大雞巴的丑態,怕被別人看見,一時不好意思的用雙
手遮蓋著。

  他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久久不能入眠,隔了良久纔好不容易睡了下去。

  可是他睡著了還是在夢想著女主人,他夢著了見到她全身赤裸裸的。夢著了
他在摸她那對玉乳,甚至夢著了在插她的小穴。

  他一直在亂夢著,把他那根大雞巴夢得更加豎挺,更加粗大的跑出了他的短
褲外。

  李世傑此時那根大雞巴,已赤裸裸的在短褲外面高舉著。

  這位女主人本來是個酒家女,有一位富有的老頭子看中了她,被他金屋藏嬌
當他的小老婆。她在物質上老頭子是很滿足她,可是在精神上即使他空虛難忍。
往往她與老頭子玩了半天,老頭子的雞巴還是軟綿綿,老頭子又喜歡在她身上敏
感部位,亂吻亂摸著,把他弄得騷癢難過死了,可時她看到金錢的份上,隻得逆
來順受。

  在酒家上班之時的她,也時常陪客人插穴,所以一慣喫大魚大肉的小穴,突
然叫她的小穴喫素,這怎 忍受得住。

  今天她看到了來此作工的小伙子,臉上那隻巨大的獅子鼻,以她興男人插穴
的經驗,知道這個小伙子,那根雞巴一定是非比尋常。

  正好她看見小伙子的爸爸不在,隻剩下小伙子一個人,於是她賣弄風騷的穿
著極為暴露的衣服,故意在小伙子而前幌來幌去,去誘惑小伙子。

  當女主人再度的走出臥房之時,李世傑已瀋瀋入睡,他那根大雞巴憤怒的高
舉在短褲外面。女主人見到李世傑那根大雞巴,驚喜若狂果然不出她所料,想不
到這小伙子年紀輕輕,就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尤其小伙子那顆大龜頭,像似
雞蛋般那 大,真不知被那顆巨大的龜頭,撞到穴心的滋味如何?

  此時也許李世傑正夢得起勁的關繫,那根大雞巴似鐵棒般的矗立著,並且還
在一抖一抖著。

  李世傑的大雞巴在一抖一抖著,女主人的心房也跟一跳一跳地。

  女主人心房在跳,帶動了周身神經起振奮,振奮的小穴起了騷癢,忍不住的
流出了淫水。

  女主人看了小伙子那根大雞巴,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心動,有如丈母娘看
女婿似的,真想伸出玉手去撫摸那根可愛的大雞巴。

  這時女主人將伸出去準備撫摸小伙子那根可愛地大雞巴的玉手,又縮了回去
曾經在風月場所打滾過的女主人,此刻突然想到小伙子未經人事,如果此時貿然
的去撫摸他那根大雞巴,他醒來一定會這突然的行動嚇壞了。

  古時候的人說︰「喫得太快了,會把飯碗打破。」所以女主人把伸出去的玉
手,又縮了回去。雖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根大雞巴插她的小穴。

  她不愧個女色鬼,為達到插穴的最高享受,她強忍著心中那把熊熊的欲火,
要等到小伙子睡飽精神足,然後再去誘惑他,讓小伙子主動的插她的穴,那樣抽
插起小穴纔夠味。

  所以此時她無可奈何的拖著瀋重的腳步回到臥房,等待小伙子醒來。

  李世傑一覺醒來,看到客廳的掛鐘已是三點了。他心裡叫著糟糕,怎 會睡
得這 遲,著急的趕快跑去工作。

  女主人在臥房聽到小伙子工作的聲音,走出了臥房對著李世傑嗲聲的說︰

  「喂!小弟,你有空嗎?」

  李世傑聽到女主人的聲音,抬頭看著女主人,看她又是那一身穿著,一顆已
平靜的心,此刻又起了蕩漾,那對牛眼色瞇瞇的瞧著女主人。

  女主人看見小伙子那發獃的樣子,不禁的微笑問道︰

  「喂!小弟,我問你有沒有空?怎 不回答我,獃獃的看著我干什 ,是不
是我身上多長出一塊肉?」

  這時李世傑纔驚覺起來,一時被女主人說得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伊伊唔唔
地答道︰

  「哦 小姐 我有空 不知 你 要 我 作什 事情 」

  女主人笑著對李世傑說︰

  「嘻!嘻!我想在臥室裡,掛一幅風景畫,一個人怕摔倒,想請你幫我扶一
下梯子可以嗎?」

  李世傑連忙答道︰「哦!可以!可以!我現在去拿梯子到她的臥室去。」

  李世傑很快的拿著梯子到女主人臥室。

  他一進入女主人臥室,把他整個人看傻了。因為一向家庭清寒的他,從未見
過如此豪華的臥室,如果能在此睡一覺,不知有多舒服。

  女主人叫李世傑把梯子靠在床頭旁邊的牆壁。她拿著一幅小風景畫,準備爬
上梯子,把風景高掛在牆上。

  李世傑怕她是個女人,爬梯子此較危險,好意的對她說︰

  「小姐,讓我幫你掛吧!」

  女主人對著李世傑微笑說︰

  「謝謝你的好意,還是我自己掛比較好,因為你不如我要掛在什 地方。」

  李世傑一聽也對,他就扶好梯子,準備讓女主人爬上去。

  女主人不安心的對李世傑說︰「喂!小弟,扶好梯子,我要爬上去了。」

  她說完之後,就扶著梯子一扭一扭的爬上去。

  女主人爬到了李世傑的頭上之時,李世傑又想到女主人的裙內春光,忍不住
地偷偷的抬頭一看。

  他這一看,把他看得魂飛九宵之外,周身神經如同觸電似的起了顫抖,讓他
從未有過的緊張與刺激的感覺。

  原來此刻的女主人,迷你裙裡面那件小三角褲,不如何時脫掉,把她整個黑
森森的小穴,赤裸裸的呈現在李世傑的眼前。

  難怪此時的李世傑,看到那黑森森的小穴,一時間周身的血液不斷的加速擴
張,小腹之下的丹田,一股熱氣不停地向全身延蔓。他的整個身體漸漸地發燙起
來,而且那根大雞巴也不聽使喚的憤怒地高舉起來。

  這時的女主人轉過頭來,看到李世傑如醉如痴的緊盯著她的小穴。她故意的
將右腿再往上跨了一步,讓她的雙腿張得大大的,把她的小穴一覽無遺的盡入李
世傑的眼裡。

  李世傑此時已將小穴看得一清二楚,隻見女主人的小腹之下長滿了黑漆漆的
陰毛,蔓延著兩腿之間的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他又看到兩腿之間的陰毛,有
一條紅通通的陰溝,在陰溝的上方有一粒微紅的肉瘤。他在陰溝的中間,看到了
兩片暗紅色如同雞冠似的肉片,在那兩片雞冠肉的中間又有一個小洞。

  李世傑長得這樣大,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小穴。現在這個女主人的小穴,赤
裸裸的與他面對面。一個年僅十八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之時,那能受到這樣的
刺激,他整個人已是興奮到了極點。

  李世傑衝動得真想上去抱下女主人,好好玩她一下。他想是在想,可是沒有
這個膽去行動,不知如何是好。

  此刻女主人已將風景畫掛好,慢慢的走下梯子。她走到快到地下之時,突然
「啊 呀!」的叫了一聲。

  原來她沒踏好梯楷摔了下來,李世傑緊張得趕快把她抱住,女主人順勢的倒
在李世傑的身上。

  李世傑抱著女主人,被女主人倒下來的力量,推倒在梯子旁邊的床上。兩人
倒在床上,李世傑巳被異性肌膚刺激得緊緊抱著女主人。此時的女主人主動的送
上了95唇,與李世傑嘴對嘴的熱吻走來。

  李世傑見到女主人主動的與他熱吻,等於是在鼓勵著他,他也跟著大膽的在
女主人身上放肆的撫摸起來。他把手伸進了女主人的上衣裡面,撫摸起女主人那
對豐滿如同文旦般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適,非常的手感。

  他是越摸越來勁,大力的揉摸著,把一對軟軟的玉乳,揉摸得慢慢的堅挺起
來。李世傑摸起性趣來,用手指頭在那對如同葡萄般的乳頭,由輕而重的慢慢捏
揉著。女主人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嗯」、「哼」、「哦」、
「哦」、「哎」、「哎」的呻吟起來。

  李世傑觸摸那對粉乳,那種異性肌膚撫摸的暢感,如同電觸般的周身起了陣
陣的舒暢,舒暢的他無限的興奮。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經把手由女主人
的迷你裸下伸了進去。

  李世傑伸進了女主人的迷你裙,就觸摸到一堆雜草叢生的陰毛,在兩腿之間
摸到一條濕淋淋的陰溝,在陰溝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陰核,而且還觸摸到了
陰溝的中間有個小洞,洞裡是濕濕的、暖暖的。每當李世傑用手指在那肉瘤以的
陰核磨了一下,女主人的嬌軀就顫抖一下,有時用手指往中間的桃源花洞插了進
去,插到最裡面踫了一顆肉粒,女主人整個人如同觸電般,一直發抖著。

  李世傑覺得他用手指在女主人的小穴磨著、插著,女主人好像這樣感到很舒
暢的樣子,他也感到無此興奮。就這樣,他一直用手指在女主人的小穴磨著、插
著。漸漸的感到女主人小穴不斷的流出淫水。

  女主人被李世傑磨插得嬌軀不停的扭動。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嬌口中也斷斷
續續的痛苦呻吟著︰

  「哦 嗯 哼 哎 我 我好癢 唔 好難過 嗯 哦
哎 唷 癢死了 哎 呀 受不了 嗯 哼 」

  女主人大概真的騷癢難耐,她主動的去為李世傑脫了衣服,一件件地把他的
衣服脫掉。當女主人將李世傑衣服脫得赤裸裸之時,自己也迫不待急的,將她的
上衣及迷你裙脫掉,把她自己也脫得赤裸裸的。

  女主人把兩人脫得赤裸裸之後,好像非常騷癢似的,伸手祈往李世傑的大雞
巴捉去。她提起大雞巴,用那顆如同雞蛋似的大龜頭,往自己的小穴陰核上下磨
著,磨得陰水發出「吱」「吱「的響聲,她口中也發出暢快的淫叫聲︰

  「哎 哎唷 真好 哇 真爽 哎 哎呀 好麻 哦
喂 好酸 哎 唷 喂 呀 美 美死了 喔 唔 麻
死人了 哎 喲 哎 喲 酸死了 哎 呀 不行 哦
這樣還是 哎 唷 再癢 癢死了 哦 哦 」

  女主人好像被李世傑的大龜頭磨得很騷癢,騷癢得非常難受,自己又主動的
翻過嬌驅,把李世傑壓在身下,她兩腿跨上了李世傑的大雞巴之上。女主人左手
握著大雞巴,右手扒開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將李世傑的大龜頭,對準了自己的小
穴洞囗,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

  由於她的小穴已泛濫成災,一顆如同雞蛋般的大龜頭,已被她的小穴整個吞
了進去。一顆大龜頭進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從未有的漲滿感覺,忍不住的哼著︰

  「哦 好 好美 好 好大的 龜頭 插得人 人家 好
漲 嗯 哼 好 好 」

  她嬌口中連連喊好,嬌軀更是緩緩的往下坐去。李世傑一顆大龜頭,已頂到
小穴裡穴心。那顆大龜頭將整個穴心,完完全全的頂住,頂得女主人起了陣陣的
顫抖,儻麻難忍的叫著︰

  「哎 唷 小鬼 你的 大龜頭 哎 呀 實在太 太好
了 太大了 喔 喂 把人家的 穴心 整個頂住了 頂得人
家 好 爽 哎 唷 喂 呀 大龜頭 哥哥 人家
好快活 哎 喲 好舒服 哦 喂 」

  女主人被大龜頭頂得暢叫著,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也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動起
來,把自己套動得咬牙切齒的淫叫著︰

  「哎 呀 大龜頭 哥哥 我的 爺爺 頂得 人家
好麻 好酸 好儻 哦 哦 哎 哎唷 好美 美死人了
喔 唔 」

  從未插過女人小穴的李世傑,被女主人這般的淫叫,那樣的淫態,周身神經
起了無限的振奮,把他的那根大雞巴振奮得更加粗大起來。

  正在努力套動的女主人,也感到他的大雞巴,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漲得
更美滿,把她的穴心頂得更儻更麻。此時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動起來,更
加猛力的搖動屁股。她這樣大力的套動,這樣大力的搖動,把她整個身心像是沒
有魂似的飛了起來,大聲的淫叫著︰

  「哎 唷 哥 我的 好哥哥 喔 喂 哎 呀 我的
爺爺 你頂死 人家了 頂死 人家的 穴心了 嗯 哼
哦 喂 」

  「哎 呀 怎 這 美 喔 哦 我的 親哥哥 哎唷
喂 呀 好爽 爽死人了 人家 好美 美死了 快活死了
哦 哦 快了 人家 快不行了 哎 唷 喂 呀 」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郎,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大雞巴硬起來就像鐵棒似,難
怪女主人會被鐵棒般的大雞巴插得淫淫亂叫︰

  「哎 唷 我的哥 情哥哥 好哥哥 親爸爸 哎 唷
喂 呀 我的 大雞巴 哥哥 妹妹 快不行 哎 喲
快了 哎 呀 快了 哦 喂 妹妹 快死給 大雞巴 哥
哥 哎 唷 喂 呀 哦 哦 」

  「哎 呀 人家 嗯 真的 爽死了 哼 爽得快死了
哎 唷 喂 呀 大雞巴 爺爺 妹 就死給 大雞巴
哥哥吧 哎 唷 喂 呀 妹妹 死了 喔 喂 丟了
哎 呀 丟死人了 哦 哦 」

  李世傑此時感到有一股陰精往自己的大龜頭噴射著,射得整個小穴裡濕淋淋
的,而且那陣陰精延著桃源花洞流下,流得他的大雞巴整個沾滿著女主人的淫水
及陰精。此時的女主人出了陰精,已無力的趴在李世傑的身上。

  正被女主人套動得舒暢無比的李世傑,見女主人不動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
根漲滿難過的大雞巴還直挺挺的插在女主人的小穴裡。於是李世傑慢慢地把女主
人翻轉過身來,又開始慢慢地抽動他的大雞巴,緩緩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小穴。

  女主人此刻隻是有氣無力,但李世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裡慢慢的一進一
出的抽插,她還是感覺得到的。尤其李世傑的大龜頭,每當緊緊地頂住她的穴心
之時,使她覺得周身神經儻儻麻麻暢快之感。

  李世傑就這樣一進一出的抽插了大約有一會兒,漸漸地把女主人抽出味來。
周身已是緩緩的發熱,她的小穴裡是一陣又一陣的又儻、又麻、又騷、又癢、又
酸,這種五味俱全的滋味,又引起她的騷癢難耐的呻吟起來︰

  「嗯 乖 哼 哥 喔 我的 情哥哥 哎 唷 大雞
巴 把人家插 插得 又癢 又儻 哎喲 又麻麻的 哎 唷
人家 又要了 哎 呀 我要丟了 哦 喂 大雞巴 哥
哥 快大力插吧 嗯 哼 把妹妹 插死算了 哎 呀 妹妹
願意 給大雞巴 哥哥 插死 求求你 用力的 插死 妹
妹吧 喔 喔 」

  李世傑聽到女主人淫蕩的言語,引起他無限的干勁,那有女人想要男人插死
她,你既然想插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於是李世傑此時像是拚命三郎似的,埋頭
苦干實干起來。

  他把大龜頭提到小穴洞囗,再狠狠的大力 了進去,大危頭是又緊又大力的
去踫撞小穴中的花心。李世傑這般拚命的插法,像是真的要插死女主人似的,把
女主人插得像是臨死之前的痛苦哀叫著︰

  「哎 呀 死鬼 小鬼頭 哦 不 不不 我的 好哥哥
親爸爸 大雞巴 爺爺 哎 唷 喂 呀 哥 哥哥
你真的 想插死 妹妹 哎 呀 大雞巴 哥哥 你這樣插
會把妹妹 插死了 哎 唷 喂 呀 我的 爺爺 哎 喂
干死我了 哎 呀 我的哥 我的爺 哦 」

  「哎 唷 大雞巴 哥哥 你真能干 哎唷 喂 嗯嗯
哼 把人家干得 美 哦 美爽爽 妹妹 就讓你的 大雞巴
插死算了 哎 唷 喂 呀 哥哥 好哥哥 親哥哥 哦
喂 你真會干 哎 唷 喔 」

  李世傑被女主人淫言淫態刺激得,一股出精的念頭浮出腦海,忍不住的暢喊
著︰

  「哦 我的 好妹妹 好爽快 好快活 我的 親妹妹 嗯
我 快丟了 快了 你 再大力挺吧 再大力扭吧 把我挺
死算了 把我扭死算了 哦 」

  女主人是個過來人,知道李世傑正在喫緊的時候。於是她努力的往上挺著屁
股,大力的扭動著屁股,盡量的配合著李世傑,來個雙雙出精,去享受那至高無
上的樂趣。

  「哎 唷 親哥哥 妹妹 也快了 哎 喲 等等我 哎
呀 我們一起 死吧 哎 唷 喂 呀 妹妹 快了
哦 不行呀 哎 呀 妹妹 丟了 死了 哎 唷 丟死
人了 把妹妹 丟得好爽哦 哎 喂 哦 呀 」

  一股強勁的陰精直射著李世傑的大龜頭。本來就要出精的李世傑,被女主人
的陰精猛烈的噴射,把他的大龜頭射得儻儻麻麻的,一時暢快的背髓一涼,精關
一松,也把一股強勁有力如同愛玉般的處男陽精,猛力的衝擊在女主人的穴心。

  女主人從來沒有被處男的陽精射過,今天總算讓她嘗到滋味,一股強勁有力
如同愛玉般細小軟塊的陽精,把她的穴心,刺射得整人儻儻麻麻的暢快地昏死過
去了。

  李世傑從來沒有與女人插過穴,今天總算讓他嘗到插穴的滋味,尤其是那股
出了陽精暢快的滋味,也使他飄飄然然的緊抱著女主人,享受那股出陽精的舒爽
滋味,漸漸地陪著女主人雙雙的進入了夢鄉。

  李世傑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六點多了,他急急忙忙的起來穿好衣服,準備收工
回家去。這時女主人也醒過來,滿臉春風愉快的對李世傑說︰

  「小弟,再陪我一下嘛!」

  李世傑急忙回答道︰「哎呀!不行,現在已是下午六點多,我該收工回去,
不然我爸爸會罵我,而且家人等我喫晚飯。」

  女主人不情願的說︰「好嘛,我不勉強你,不過你以後有空來找我,我會讓
你更舒服,好嗎?」

  李世傑滿臉歡欣的答道︰「好呀!隻要我有空,就會來找你的。」

  女主人起身去取皮包,從皮包中取出了參仟元,拿給李世傑並說道︰

  「小弟,這些錢給你做零用錢,記得有空來找我。」

  李世傑不好意思收女主人的錢,對她說︰

  「我怎 可以拿你的錢,你收回去吧!」

  女主人微微的笑道︰「這有什 不可以的,我的人,你都敢收了,難道我的
錢你不敢收,隻要你不要忘了我就好。」

  女主人說完之後,將參仟元來在李世傑的口袋,並在他的嘴上深深的吻了一
下。

  李世傑從來沒有拿過這 多錢,現在女主人給他這 多錢,他高興的說︰

  「謝謝你,你對我這 好,我怎 向忘記你呢?以後有空我一定會找你的,
我走了,再見!」

  李世傑懷著伙依不舍的心情離開了女主人,踏上回家的歸途。

      ※    ※    ※    ※    ※

  自從李世傑偷嘗到禁果的滋味之後,每天滿腦子裡都在想抽插女人小穴那種
舒爽的滋味。現在的李世傑,可說是一個小色鬼,每當有女人穿著比較暴露的衣
服,他就眼睛色瞇瞇的猛瞧猛看,隨時在注意看那個女人的裙子不小心的打開,
他就猛看女人的裙裡春光。他就這樣一逮到機會,就色瞇瞇的看,看得不亦樂而
乎。

  李世傑他家住的房子是分租的,房東是一位退伍軍人,聽說在軍中賺了一筆
錢,退伍下來之後,就買了這層五房二廳的大公寓,還有他已六十多歲了,偏偏
用錢去娶了一位三十歲的寡婦作老婆。

  這位房東的公寓,除了他與他的老婆兩人住二個房間,另二個房間租給李世
傑他爸爸,另一個房間,租給一對新婚夫婦。

  現在的李世傑對女人很感興趣,所以他對女人特別的注意。

  李世傑已注意到了二個女人,一個是女房東,另一位是新婚的少婦。

  這位女房東,今年三十歲,已結過婚,又死了丈夫,為了錢纔改嫁這個退伍
軍人,她的臉長得普普通通,可是身材是一級棒,高挑的身材,美妙的曲線,雙
乳豐滿的挺著,屁股圓圓肥肥的,腰肢似水蛇般,走起路來,好像是上身接不著
下身,一扭一扭的擺動著,讓男人看見了,心房也會跟著她擺動。

  另外一位新婚少婦,人長得嬌小玲瓏,甜美可愛,文文靜靜的。她的身材也
長得不錯,不會因她的嬌小而變了形,尤其是她的一身肌膚更是雪白。

  她們二位女人正好成強烈的對此,新婚少婦是小家碧玉型的女人,而女房東
是個風騷型的女人。

  在男人的眼中,一定會娶新婚少婦你自己的太太,把女房東作情婦。

  李世傑此時已把這兩位典型不同的女人,當作他獵艷的對像,時時刻刻的注
意這兩個女人,時常借機去接近這兩個女人。

  新婚的少婦丈夫姓施,大家都叫她施太太。

  某一天她的姊姊把小女兒帶來拜托她看管,這位少婦沒有生過小孩,對帶小
孩沒有經驗,她的這位小孫女也不知為什 不高興,一直坐在地上哭著。
施太太也跟著陪她蹲在地下。在哄著這位小孫女。

  這時李世傑正好從施太太的房間經過,看到小女孩哭個不停,認為良機不可
失。他走進了施太太的房間,並蹲下哄著小女孩說︰

  「小妹妹,好乖哦,不要哭,叔叔抱你去玩。」

  李世傑低頭要去抱小女孩之時,順便將他那對賊眼,往施太太的裙裡瞧去。
這位施太太也太不小心了,也許蹲了太久了,此刻蹲下並沒有把雙腿夾好,她的
雙腿是張開開的,而且裡而穿著一條白色透明三角褲,將整個黑森森的小穴,呈
現在李世傑的眼前。

  施太太那黑森森的小穴,隔著一層透明三角褲,讓李世傑看得有如在霧中看
花一般,真是美極了。李世傑此刻看得雙眼看出了欲火,本來要抱小女孩的李世
傑,但看到施太太的裙內春光,一動也不動的蹲在地上,一雙賊眼色瞇瞇的盯住
施太太的裙內。

  施太太也覺得很奇怪,李世傑要抱小女孩,怎 蹲著不動。她一時好奇的抬
頭看看李世傑,當她看到李世傑那對賊眼在看她的裙內春光之時,她不好意思的
「啊 呀 」的一聲,滿臉通紅的趕快把雙腿挾緊起來。當施太太把雙腿挾
緊,李世傑纔驚覺過來,趕快抱 小女孩,到外而去哄騙著她。

  良久之後,李世傑居然把小女孩給哄得睡著了,李世傑看小女孩已睡著了,
再把小女孩抱回施太太的房間。施太太看到小女孩被李世傑哄睡了,高興的要抱
外孫女去床上睡覺,並對李世傑說道︰

  「謝謝你!來吧!讓我抱她去床上睡覺。」

  李世傑不懷好意的將小女孩抱還給施太太,當他抱小女孩的手,抵達施太太
的胸前之時,故意的用手去觸摸施太太胸前的那對玉乳。

  李世傑觸摸到施太太胸前那對玉乳,感覺得又豐滿又結實又堅挺,真是好摸
極了。他摸得像觸電般的暢快起來,周身舒暢得連他那根大雞巴,也被刺激得憤
憤的矗立著,把他的褲襠挺得高高的。

  施太太也被李世傑摸觸得起一陣快感的顫抖,整個人不好意思地滿臉通紅的
低下頭去。誰知她一低下頭去,正好看到李世傑那高挺的褲襠,心中頓時起了無
限的春心蕩漾。

  李世傑本來是用手背去摸觸施太太的玉乳,他見施太太並沒有生氣,好像很
喜歡他這樣的踫觸,於是他更加大膽的用手去撫摸起施太太的玉乳。

  施太太此時在家中並沒有戴乳罩,李世傑用手一摸就摸到如同 柑大小似的
玉乳。雖然隔著一件上衣,但是摸起來還可以感覺到手感好極了。由於施太太並
沒有生育過,李世傑撫摸著感到非常柔嫩,圓圓的結實又堅挺。尤其是那一粒像
紅豆般的乳頭,圓圓的挺立著,非常的可愛。

  李世傑撫摸著施太太的玉乳,是越摸越舒服,越摸越大力,並且左揉右摸上
磨下撩的玩弄著施太太的玉乳。施太太此時也被李世傑摸得暢快地緊閉雙眼,在
享受那份快感。漸漸地,她已被撫摸得周身騷癢起來,不由自主的伸出玉手,去
撫摸起李世傑那根大雞巴。

  施太太摸到李世傑那根大雞巴,嬌囗中忍不住的「哼」了一聲。原來李世傑
那根雞巴,比她的丈夫雞巴,大得太多了,難怪她會忍不住的「哼」了一聲。

  這個施太太也怪可憐,嫁給一個如同小孩子雞巴的丈夫,每次作愛都讓她半
上不下地,騷癢難過極了,不能去解決她的性欲。每當深夜之時,她心中那把欲
火一直燃燒著,燃燒到天亮,使她騷癢得整夜都睡不著覺。所以她摸到李世傑那
根大雞巴,感到這纔是她理想的大雞巴,纔會忍不住心中舒暢「哼」起來。

  兩人這樣的撫摸,大概是撫摸得失去理智而太過於衝動,一時用力太猛的關
繫,把施太太懷中的小女孩驚醒,「哇」的哭了起來。

  小女孩的哭聲,纔把兩人從愛撫之中驚醒過來。施太太一時不好意思的,抱
著小女孩頭也不回的走到床邊。李世傑也急忙走出施太太的房間。

      ※    ※    ※    ※    ※

  李世傑自從與施太太有過撫摸關繫以後,一直想找個機會,好好的玩一下施太
太,想去狠狠地去插施太太的小穴,可是李世傑一直找不到良好的機會。

  今天總算給他盼望到機會來臨了,施太太的丈夫,被徵召去十天的後備軍人集
訓。 上施太太在廚房炒菜之時,李世傑借機的走到廚房,走到施太太的身邊,對
施太太說道︰

  「施太太!」

  「什 事?」

  「你丈夫是不是被徵召十天的後備軍人集訓。」

  「是呀!」

  「那你 上不是沒有人陪你睡覺了嗎?」

  「哎 呀 要死了,小鬼,要你管。」

  「看你那 可憐,我晚上就當你的丈夫,陪你睡覺好嗎?」

  「哎 呀 小鬼 你去死,亂講話,等一下我打你。」

  「我走了, 上不要把門鎖了。」

  「死鬼,缺德鬼,死小鬼,不要走,我打死你。」

  施太太說要打死李世傑,可是她的人連動也沒動一下。在動的是她的心髒,
而且跳動得很厲害,李世傑的話,已經引起她對今夜無比的遐思。

  李世傑好不容易的敖到了凌晨二點。他偷偷的溜到了施太太的房間門口,輕
輕地把房門一推,施太太真的沒有把房門鎖上,被他一推就打開。施太太沒有鎖
門,等於表示暗許他進去插她的小穴,李世傑一時高興得很快的溜進了房間,並
把房門反鎖好。

  李世傑進了房間一看,施太太的房間裡,隻亮著一盞床頭燈,整個房間昏昏
暗暗地。在昏暗的燈光中,把睡在床上露出一雙赤裸裸的玉腿,及那隻被綿被蓋
到半邊玉乳,把整個上半身裸露在外的施太太,更顯得性感與神秘。

  李世傑看到施太太這樣又性感又神秘的睡姿,已把他的周身血液加速地在沸
騰,心中欲火熊熊的燃燒著。他很快的三兩把地把全身衣服脫得赤裸裸的,馬上
爬上床,鑽進了施太太的棉被裡。

  赤裸裸的李世傑本來有點涼意,但鑽進了綿被,就像跳進了火坑一樣,全身
熱騰騰起來。原來此時的施太太,全身赤裸裸的,周身熱騰騰的,難怪李世傑也
會被她燙得熱了起來。

  李世傑一觸到施太太那身柔嫩赤裸裸的嬌軀,周身的神經不停的在澎漲擴張
著,忍不住的抱著施太太赤裸裸的嬌軀,猛烈的親吻起來。他由施太太的櫻桃小
嘴先吻著,右手也不停的在施太太的玉乳上撫摸著,並不時用手指頭去捏那像紅
豆般的乳頭。

  李世傑越吻越來勁,由施太太的小嘴,臉頰,耳朵,一直往下吻去。經過了
施太太的粉頸、雙肩、再吻著胸前,慢慢的往下吻起施太太的那對 柑般,圓圓
結實豎挺的玉乳。

  李世傑右手環抱著施太太的粉頸,左手一直揉摸著施太太的玉乳。施太太那
對玉乳,實在美得沒話說,不但柔嫩雪白,而且不大不小,又結實又堅挺,尤其
是那粒如紅豆般的乳頭,小小圓圓的附在玉乳之上。施太太那對美乳,就如雕刻
家所雕刻之下的處女美乳那 美。

  施太太那對美乳,讓李世傑像是揉摸處女的玉乳般地暢快,使李世傑揉摸得
舒爽異常,簡直是越摸越好,越 越爽,爽得他是越摸越大力,越揉撾來勁。李
世傑揉摸施太太玉乳的右手,也隨著親吻著施太太的嘴,慢慢地往下撫摸下去,
撫摸著那雪白柔嫩的腹部,再往下去撫摸肚臍及小腹。

  他的嘴吻到施太太的玉乳之時,他的右手也摸到了施太太雙腿之間的小穴。
他在那一堆呈三角形狀,細細柔軟的陰毛上,不停地上上下下撫摸著。他不時地
用手指延著那條早以泛濫成災的陰溝,上下不停地的去磨著小穴上的陰核,偶而
的去插著桃源花洞。

  他這樣的親吻,這般的撫摸與磨插,把本來不好意思裝著睡覺的施太太,周
身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顫抖,全身也微微地跟著扭動起來,小穴裡不斷地流出濕濕
的淫水,小嘴也忍不住的小聲呻吟起來︰

  「嗯 哼 小鬼 你 哦 真大膽 嗯 小色鬼 你
吻得 人家 好騷 喔 喂 色狼 你摸得 我好癢 哎
喲 死色鬼 不要臉 嗯 哼 你亂摸 亂吻 人家 哦
哦 好騷 好癢 哎 呀 死人 癢死人 喂 喂 癢死
人了 嗯 哼 」

  李世傑被施太太那斷斷續續嬌聲淫蕩的呻吟,刺激得周身儻麻暢快,一把巨
大的欲火把他燃燒得整根大雞巴,紅通通的又大又粗,一抖一抖的挺立著,抖得
他十分難過。於是李世傑忍不住的縱馬上身,準備去抽插施太太的小穴。

  當他準備去插施太太小穴,他的巨大龜頭抵觸著施太太小穴陰核之時,忽然
施太太全身抖了一下,嬌囗也哼著︰

  「哎 哎呀 小鬼 色鬼 你不要臉 哦 死小鬼 你去死
嗯 哼 你的 壞東西 呢 喔 怎 會 這 壞 把
我頂得 麻了一下 死小鬼 壞東西 嗯 哦 你不是 好東西
哼 」

  李世傑見施太太還沒有插到她的小穴,她就這樣的淫蕩,還罵他壞東西。於
是李世傑強忍心中那把火熱的欲火,故意用大龜頭去頂著磨擦著施太太的小穴陰
核。

  他用大龜頭去磨擦去頂起施太太的小穴陰核,已把施太太磨得起了一陣陣的
顫抖,全身不停的扭動。尤其是她的屁股,不停地往上挺,不斷地左右旋轉,去
配合著李世傑大龜頭的磨頂著,她的小穴陰核。

  李世傑的磨頂,施太太配合著挺高與旋轉,就這樣小穴中不斷的流出大量淫
水,流濕了施太太屁股底下床褥濕淋淋一大片。施太太被磨得難忍地淫聲呻吟出
來︰

  「哎 唷 色鬼 哦 小色狼 不要 再磨了 嗯 磨死
我了 哎 喲 死小鬼 磨得 人家 好癢 哎 唷 喂
呀 癢死人了 」

  「哎 呀 壞東西 哦 小鬼 哎 喲 死東西 喔
不要了 嗯 不要再磨了 哎 唷 喂 呀 人家 要嘛
人家 好癢 好癢哦 哎 呀 我要 要嘛 嗯 哼 癢死
人了 快嘛 我要 我要 哦 」

  李世傑把施太太整得、得意的問道︰「我的好妹妹呀!你要什 呢!」

  「哎 呀 不來了 死小鬼 哦 你最壞了 壞東西 羞死
人了 你知道的 死色鬼 你故意 在羞人 哦 人家 要嘛
快嘛 」

  「嘿!嘿!你不說出來,我怎 知道呢?」

  「哎 呀 死小鬼 羞死人了 壞東西 不要再羞我了 人家
癢死了 哎 唷 哏 呀 快嘛 求求你 快嘛 哎
呀 癢 癢死了 」

  「你說呀!你要什 嘛?」

  「哎 喂 小色鬼 你壞死了 你明知故問 喔 哦 好嘛
我說 哎 唷 人家 要你的 壞東西 插我的 小穴
哎 呀 羞死人了 死小鬼 壞小鬼 壞東西 你最壞了 故
意在羞 人家 哦 呀 死小鬼 不是好東西 」

  「哼!求我插你的小穴,還罵我,我偏不要插,要叫我哥哥,我纔插。」

  「哎 呀 小鬼 哦 最會整人 好嘛 好嘛 我叫 我
叫 哎 喲 哥 好哥哥 快呀 人家 叫了 快插我吧
哎 唷 喂 呀 求求你 哦 人家 真的癢死了。」

  這時李世傑纔心滿意足的提起大雞巴,往施太太的小穴洞裡插去,並用力的
插了進去。也許李世傑的大雞巴太大,用力過猛,或許是施太太的小穴太小。李
世傑這大力的一插,把施太太插得如殺豬般的痛得叫了起來,雙手撐著李世傑的
胸前,滿臉痛苦狀的冒出冷汗來,並恨恨的對李世傑說道︰

  「哎 呀 死色鬼 死小鬼 你想要我的命 壞東西 你真狠
想把我插穿 插死嗎?」

  李世傑這時纔知道自己太過於猛浪,用力太猛了,把施太太插痛了,並歉意
的對施太太說︰

  「哦!好妹妹 對不起,我太衝動了,纔這樣插痛你,你不是結過婚嗎?
怎 插起來,還會痛呢?」

  施太太怨嘆的說︰「哎 我那死鬼的雞巴像小孩子,每次插起小穴,都不
能滿足我,害我每晚騷癢難過死了,如果他有你雞巴這 大,我今天也不會與你
插穴,我並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實在是太需要發洩性欲,所以一個女人嫁 一
個性無能的男人,簡直比死還痛苦,就像我一樣。」

  李世傑聽她如此一說,心中無限憐惜她,發誓著要好好的插她,讓她痛快的
發洩一下。於是他伏下臉去吻起她的小嘴、臉頰、粉頸、及那對美乳,同時他那
根大雞巴也緩緩地一分一寸的抽動著。

  不久,施太太又被李世傑玩出性趣,心中的欲火又被點燃,剛纔那份痛苦已
完全消除,反而覺得漸漸地騷癢起來。施太太已微微的在扭動著屁股,去迎接著
李世傑的大雞巴。

  李世傑那巨大的龜頭緩緩地在施太太的穴心,輕輕地踫撞一下,使她產生了
從未嘗過的輕微儻麻酸癢的感覺。慢慢地這份暢快的感覺,已不能滿足她。她像
是要大龜頭大力的去踫撞她的穴心纔會覺得過癮。於是她已由緩緩地扭動屁股,
變成大力的扭動,猛力的擺動屁股。可是她這樣大力扭動,猛力擺動屁股,還是
覺得不過癮,好像要李世傑在大力的用大龜頭去踫撞她的穴心,纔能過足了癮,
她此時已忍不住的哀求著李世傑呻吟的叫著︰

  「哎 唷 死小鬼 壞東西 哦 不 我的 好哥哥 偉
大的 好東西 哎 喲 妹妹 現在已經 不痛了 反而被你的
大雞巴 哎 喂 哦 插得 騷癢 難受 親哥哥 親爸
爸 求求你 大力的插吧 大力的插 妹妹 纔會過癮 哎 唷
喂 呀 大雞巴 爺爺 插吧 大力插吧 哦 呀 妹
妹 不痛了 隨便親丈夫插吧 喔 喔 」

  李世傑聽了施太太的淫言,已知她正是需要狠插的時候,他捉起干勁上提下
落的努力抽插起來,連連大力抽插七、八十下,把施太太插得淫聲淫叫著︰

  「哎 呀 哥呀 好哥哥 對了 對了 就是這樣 就是這
樣 哎 唷 喂 呀 大雞巴 哥哥 你真偉大 妹妹 服
了你 哎 喂 哎 喲 妹妹 從來沒有 這樣爽快 這樣美
過 哎 呀 哥哥呀 妹 真的 好舒服 哦 」

  李世傑看平常文文靜靜的施太太,插起小穴來,會是這樣的淫蕩迷人,把他
的周身神經,刺激得非常舒暢,他那根大雞巴也隨著暴漲起來。

  可憐的施太太,一向喫慣小雞巴的她,這次突然叫她喫這 大的雞巴,此刻
已好像有點招架不住了,對著李世傑淫言的哀叫著︰

  「哎 呀 哥呀 親丈夫 哎 喲 你的 大龜頭 實在
太大了 把妹妹的 穴心 頂撞得 太爽了 哎 唷 喂 呀
妹妹 快不行了 快忍不住 哎 喲 哎 喂 快了 妹
妹 快要向 大雞巴 哥哥 投降了 喔 哦 」

  李世傑知道施太太已要進入高潮的時候,此刻是不能松懈下來,應該要加倍
努力抽插,纔能把施太太帶入高潮。於是李世傑比剛纔更加努力的拚命地抽插著
小穴,把施太太插得雙眼泛白,咬牙切齒的淫叫著︰

  「哎 哎呀 我的爺爺 我的 好丈夫 哎 喲 喂 呀
你想 插死我 你快把 妹妹 插死了 哎 呀 妹妹
這一次 真的 不行了 哎 喂 哼 嗯 妹妹 快了 快
忍不住了 哎 呀 妹妹 真的 會死給你 喂 喔 呀
妹妹 丟了 丟了 真的 丟了 哎 唷 喂 呀 怎 會
丟得這 爽 丟得爽死了 哦 」

  施太太大概真的從未被插得如此痛快的丟過,她的陰精是一陣又一陣的猛丟
著,丟得周身暢快的顫抖著。

  李世傑感到一股又一股,又多又燙的陰精強力的噴在他的大龜頭上,他不想
這 快的丟精,他還想好好的玩一下施太太的美妙小穴。於是他停止抽插小穴,
用大龜頭緊緊地頂死在施太太的穴心上,並緩緩的轉動著,去磨著穴心。他把大
龜頭這樣的磨法,不但可以使施太太盡興的丟了陰精,自己也可以藉此機會,好
好的休息,養精蓄銳的準備下一戰。

  施太太正在舒暢的出陰精,又被李世傑的大龜頭頂磨著穴心,把她頂磨得穴
心大開大量的噴出陰精,噴得整個人爽歪歪的癱瘓在床上。李世傑也趁此機會,
把他那根大雞巴硬挺在施太太的小穴中,他的人也抱著柔嫩雪白的嬌軀,趴在她
的身上休息。

  良久之後,李世傑見施太太微微的蠕動,知道她已恢復過來。李世傑又開始
緩緩地抽動他的大雞巴,慢慢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施太太的小穴,並且趴著頭去
吮吸著施太太的乳頭,有時還用他的舌尖,去舐吹著她的乳尖李世傑大雞巴的緩
插,嘴巴的吮吸,又把剛出了陰精的施太太,漸漸地引燃起欲火,周身也在慢慢
地騷癢著。

  她此時雙手又緊緊的抱住李世傑的背部,雙腿把李世傑的雙腿緊緊地挾住,
屁股也開始的微微扭動著,嬌口也小聲的呻吟著︰

  「喔 喂 壞東西 死小鬼 你 最壞了 哎 唷 又想
哦 插死我 死鬼 哎 呀 不 我的 哦 親哥哥
哎 呀 大雞巴 哥哥 的 親爺爺 唔 唔 」

  「哎 唷 哥 哥哥呀 喔 想不到 哎 喲 你這 小
就這 會插穴 哎 哎呀 插得 人家 好美 哦 快點吧
妹妹 又癢起來了 哎 呀 你大力插吧 插死我吧 喔
喔 」

  「哎 喲 對了 再大力 對了 就是這樣 哎 唷 喂
呀 親哥哥 好爺爺 爽死了 哎 呀 美死了 哦 」

  施太太不停的淫蕩叫著,屁股也跟著不停的挺得高高,不斷擺動著,小穴裡
的淫水也一陣又一陣的流著。

  李世傑見到施太太那樣的淫蕩及浪叫,也就越插越起勁,他已由猛插變為狠
插,像是要把施太太插死,纔能滿意。可是現在的施太太,好像並不怕李世傑這
般的狠插,反而把屁股挺得更高,去迎迅接著大雞巴的狠插。

  他們倆人這樣的狠插,施太太已被插得魂兒像在空中飄蕩,雙手緊緊抓住床
褥,周身不停的猛力扭動著,屁股是又挺又轉,小腿也在半空中亂踢著,並且又
淫蕩的叫著︰

  「哎 唷 好丈夫 親爺爺 啊 呀 親哥哥 插死 妹
妹了 大雞巴 哥哥 哎 唷 喂 呀 美 喔喔 美死了
哎 呀 爽呀 爽死人了 妹妹 愛死 大雞巴 哥哥
哦 」

  「哎 喔 親爺爺 我的 好爸爸 你快插死我了 哎 呀
妹妹 快了 快死給 大雞巴 哥哥 喔 喂 快了 好
哥哥 哎 唷 跟我一起死吧 親哥哥 哎 呀 快 快跟我
一起死 妹妹 受不了 快點 喔 喔 」

  此時的李世傑已被施太太迷人的淫蕩叫聲,及那屁股的猛力扭轉,整個人也
刺激得舒暢不已,他忍不住的喊了起來︰

  「哦 好 好妹妹 喔 我的 親妹妹 唉 呀 你扭得
我好暢快 呢 我也快了 好妹妹 等等我 一起丟吧 等我
一起死在小穴吧 哎 」

  李世傑此刻是舒服得狠插猛抽,施太太是猛挺猛扭,倆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都舒暢到了極點。施太太更是爽得汪汪亂叫︰

  「哎 呀 我的哥 我的爸 哎 唷 我的爺 哦 妹妹
服了你了 哎 唷 喂 呀 插死人了 哦 妹妹 真的
愛死你了 喔喔 呀 妹妹 快被 大雞巴 哥哥 插死了
哎 喲 呀 死就死吧 哎 唷 喂 呀 插死我吧
哦 妹妹 已不怕死了 插吧 哦 」

  「哎 喂 天呀 快了 人家 快了 唉 唷 喂 呀
妹妹 快不行了 喔 喂 人家 快出來了 哎 喲
哎 喲 妹妹 我 又 丟了 哎 呀 丟了 又 死了
哎 呦 喂 呀 丟死了 哦 」

  又是一股陰精直衝著李世傑的大龜頭,把李世傑射得儻儻麻麻的好不快活,
他也跟著陽關一松,噴出了一股強勁的陽精,直噴著施太太的穴心,施太太被強
勁的陽精噴得舒爽的昏死過去。

  李世傑出了陽精,直爽得「哦 哦 哦 」的叫著,緊緊地抱住施太
太,整個人也舒服的趴在施太太身上。

  一小時之後,施太太纔從美夢中驚醒。她一看身旁的李世傑,急忙的把他推
醒,並對他說道︰

  「喂 小色狼 快起來,趕快穿好衣服,快點出去,不然給人看見了,
麻煩就大了。」

  李世傑被施太太搖醒之後,又迷迷糊糊的抱著施太太說︰

  「我的好妹妹,急什 嘛!我還想要再玩一次。」

  施太太著急的說︰「小色狼,你好大的膽子,天都快亮了,還不趕快回去,
還要你的大頭。」

  李世傑聽到施太太叫他小色狼又叫他趕快走,滿懷不高興的翹起嘴來對施太
太說︰

  「哼!你這 現實,剛纔在插你小穴的時候,你還在哥哥長爺爺短的叫著,
說是愛死我了,你已爽過了,現在就叫我小色狼,還要趕我快走,好嘛!大丈夫
說走就走,算我倒霉,看我以後理不理你。」

  這一下,施太太可急了,馬上吻著李世傑的臉頰,並撒嬌著說︰

  「哎 呀 小鬼!哦 不 我的好哥哥,你別生氣嘛,我是怕被別人
看見,事情就麻煩了,以後我們有的是機會,何必急於一時,你說對不對嘛?」

  其實李世傑也是小生怕怕的,隻是故意去為難施太太而已,現在聽施太太說
以後願意給他插她的小穴,李世傑也滿意的起來穿好衣服,再與施太太溫存了五
分鐘,纔心滿意足的偷偷地溜回他的房間。

      ※    ※    ※    ※    ※

  

上一頁下一頁
本頁面所發表的任何圖文言論, 影片 聲音不代表本站立場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any of the content regarding
to any image, movie, audio, or text of this posting page

隱私權政策 - 服務條款 - 關於我們
Copyright (c) TopZo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