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这里成为VIP会员,观赏我们珍藏的高质无码学生妹,偷窥,排泄,偷拍电影!
TopZone.Net
简体版首页
色情文学
肥水
回应/评论
我和我妹妹雯雯22-23(繁體)
作者:20-Xela
时间:06/14/2003, 01:34:31
風月這裡永遠是我的第一貼文區
如果我風月沒貼文
或是風月又掛了無法貼文
其他地方我也不可能去貼
就醬子==================================          (22)BASED ON TRUE STORY  我永遠記得,當我和妹妹還非常小時,當我還跟雯雯睡在同一個房間時,發生的許多往事。  那時我還不知道男女情事,還沒有假借遊戲的名義探索她的身體。我們只是感情非常好,互相依賴的平凡兄妹。  有時,半夜我會被房間另一頭傳來的哭聲與呼喚聲叫醒。  是雯雯在哭,她不停呼喚著哥哥、哥哥,我也很快的就來到她床邊,問她是不是做惡夢了,然後抱著她,安慰她,哄她安心入睡。  當時妹妹的害怕與溫暖,我永遠記得。雯雯就像是永遠需要我保護的小女孩,就算現在她已經長大,在我心中依然是當年那可愛的妹妹……  現在,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非常想讓她入睡,想成為她睡夢中的惡夢……  我不知道在網路上買這種迷昏藥水,到底是不是真的?會不會是騙人的?我只知道,當時我的慾望一直慫恿我買,從不間斷。就算被騙也沒關係,反正我試過了。  所以最後,我還是屈服於慾望購買它……  那幾天,我一直很期待它來到我手上的那一天。但另一方面,我又因為理智的掙扎而希望它永遠不會來……  我一直不知道,做愛的真正感覺到底是怎樣的?我終究還是個處男,除了國中那次對妹妹做出那樣的事,幾年來我都再不曾如此靠近女性的陰部。  而雯雯也一定跟我一樣是個處女,如果我真的能讓她喝下迷昏藥,並真的趁機與她做愛……我不否認,每次想到這裡,就都會讓我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所以也是立即就將理智的聲音壓下去。  過幾天後,我晚上從學校回到家,猛然發現客廳桌上有個小包裹,而雯雯聽見我開門回來的聲音,就走出房門跟我說是郵差送來的,她幫我簽收。  當時望著那包裹,我馬上就知道裡面是什麼,並且感到極端的性奮與恐懼。畢竟我知道,迷姦少女本來就是犯罪,尤其當對方是我深愛的妹妹時……  命運作弄人,雯雯一定不知道,她幫我簽收的包裹,是我買來要用來迷昏她的。不然我相信,她一定永遠都不會去簽收。所以當時我相信,這一切或許冥冥中都已注定好。畢竟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有那麼多不可思議的機會可以探索雯雯的身體,又沒有被父母發現……  當時我拿起包裹,立即進到自己房間內,鎖上門,迫不急待的拆開包裹,從裡面拿出一小瓶藥水。我還記得,那不是瓶多大的藥水,小小一罐。  但真不可思議,就這麼一小瓶藥水,竟然能讓一個人失去意識。我不知道原理,我也不需要知道原理。我所需要知道的,就是自己是否真的會拋棄所有理智使用它在雯雯身上?  那幾天,我的掙扎不是普通的強烈,感覺每一天都如坐針氈。  我知道自己不能用這瓶藥水,但另一方面我又知道如果自己不用,或許就永遠都沒機會與她做愛……  然後,幾天後,週末來了。那一晚我永遠記得,是個下著豪雨的夜晚,所以雯雯和我都沒有出門,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演的綜藝節目。應該是胡瓜的節目吧,因為雯雯一向很喜歡他的節目。而我完全沒有心思在電視上,腦海只是持續掙扎,自己是否真的能對親妹妹做這種事?  我知道,雖然她是我妹妹,但她生理上也只是個普通女人,跟其他女人沒有太多差別。為什麼可以跟其他女人做愛,但就是不能跟自己的妹妹發生關係?  我愛她,我渴望她,我想擁有她。如此強烈的慾望在我心中從不間斷。  我看著時鐘,當時也已經十一點多,我都習慣在週末的夜晚會買宵夜回家吃,所以我就站起來去拿雨傘準備出門。我知道,我可以趁機買她的回來,然後以此迷姦她,但我還是保持安靜,順從心裡良知的聲音,希望她不要問,我也就不會有那個機會對她做出更多的錯事。  但雯雯她當時看我要出門,就問我要去哪裡?  有些時候,事情的發生,我真的不知道該說是巧合或是天注定的。我只能告訴她我要去買宵夜,而雯雯她竟然信賴的看著我,露出微笑要我幫她帶豆漿與蛋餅回來。   當時我還真的很渴望她沒有說什麼,將我從這樣掙扎的地獄中解救出來,我就沒有機會對她下藥。但我更明白,就算她說不要,這也一定只是暫時的。我一定會順著心理的渴望,找更好的機會對她做這樣的事,直到目的達成為止。  我就那樣沉默的走出門,現在甚至沒有印象我是怎麼走到豆漿店的。我只知道,當時我非常痛苦,並且掙扎……  買了豆漿與蛋餅後,我拿著雨傘在自家周圍的巷道內走了好幾圈,繞了又繞,就是一直掙扎是不是要在雯雯的豆漿內下藥?我知道只要能下藥,讓她全喝下去,然後就一定能迷姦她。但我真的能做這種事傷害她嗎?  偶爾,我會在雨中停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想找個偏僻的地方,在她的豆漿內摻入迷昏藥,然後帶回家給她喝。但我又因為害怕與心中不時冒出的良知聲音,而當時一直無法快速下定決心。  但我又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接近心中慾念的渴望,我現在就有這個機會,為什麼不好好把握?更何況,人家都說做愛的感覺很舒服,在雯雯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應該也不惠真的傷害到她吧。反正人體性器官天生的構造,就是為了容納彼此的插入與包容,也不會傷害到雯雯吧。  最後,我不知道我當時在雨中掙扎多久?我只知道,當時我只能不斷自我欺騙著告訴自己:只要做一次就好。感受做愛的感覺就好。反正雯雯不會真的受傷,而且她也不會知道……  當時我在巷道內找一個偏僻的位置,很緊張的躲在那裡,並且很害怕會被路過的人看見。然後我掀開豆漿的杯蓋,從口袋中拿出迷昏藥。我不知道到底要倒多少才夠,而不會雯雯中途就醒來?最後,我還是倒了整整半瓶的藥水進豆漿,然後攪拌均勻才走回家。  一路上,我的良知依然持續在警示著我,這真的就像慾望與理智的拔河,從不間斷,並且罪惡感越來越強烈。  而我每次也都是告訴自己:我只是做愛一次的話,應該是不會真的傷害到妹妹,反正她也不會知道……  我打開家裡大門,雯雯依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看我回來就將目光移到我身上,而我當時被她的目光望著,忽然覺得很心虛,而趕緊將我的雙眼移開不敢看她。就如同我的雙眼如果讓她看到,就也會被發現我即將對她做的事一樣。  這是踏進禁忌線之前,我最後的機會。我還來的及停下來,只要別將豆漿拿給她就可以。但當時我又看了雯雯美麗的臉龐,又再度讓我興起更猛烈的慾望想與她做愛。  我是那麼渴望能佔有她,擁有她的身體,擁有她的一切,與她合為一體……  所以我還是走進客廳,將她的豆漿與蛋餅拿她……  雯雯邊看電視,吃著蛋餅邊喝豆漿。我一直緊張的看著她喝豆漿,親眼看著她將整杯豆漿喝完。  我記得,每當我看見雯雯喝一口豆漿,或聽見她喝豆漿的聲音,我就會因為緊張,而感覺彷彿全身發燙,喉頭變乾。  這一定是煉獄之火在燃燒著我,從不間斷。  我親眼看著她將豆漿與蛋餅全吃光,雙眼再度轉回電視上,等待著,等待著,等待藥效開始發作。  我不知道當藥效開始發作,雯雯會怎麼樣?她會馬上睡倒在沙發上嗎?因為我看電影演的,迷昏藥都很快就發揮作用,然後當場軟倒。那麼到時我要就這樣在客廳跟她做愛,或是先將她抱回她房間?不論怎樣,如果她就這樣忽然軟倒,她事後不會懷疑嗎?  說來好笑,在此之前我都只是掙扎著要不要下藥,根本沒想到這些事。沒想到會注意這種事,竟然是事情已經發生到這地步,再也沒有回頭的時候。  但也有可能,其實這灌迷昏藥水是假的,其實這根本是網路上騙錢的東西。如果真的是這樣,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至少我就不必再掙扎於這樣的痛苦中。  不知道過多久,忽然間,雯雯沒有跟我說什麼,只是站起來離開沙發。我抬起頭看她,她則是滿臉倦容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當時我真的為此心驚一下。我知道,迷藥已經開始發揮作用,雯雯現在一定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很單純的以為睡魔忽然來襲而想回房睡覺。只是跟我想的不一樣,她沒有馬上軟倒在沙發上,還能自己走回房間去睡,這樣我就真的不必怕事後會被她發現不對勁。  此時我的心臟又開始激烈跳動,並且因為內心深處的罪惡感,而感覺整個臉發熱,並呼吸加速。  我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  我應該這此打住,當這一切都不曾發生嗎?  但如果我真的就這樣放棄這難得的機會,還會有下一次機會嗎?  就在我內心為此掙扎時,我的陰莖竟不受控制的慢慢沖血變硬,再度傳來微微快感。然後,我腦海中開始浮現我壓在她身上,陰莖插在她陰道內,痛快與她做愛的想像畫面。也是這樣的畫面,讓我所有僅存理智,都因此而被慢慢排擠出去。  我就這樣關掉電視,離開沙發走出客廳,向雯雯的房間走去……          (23)BASED ON TRUE STORY  一路上,我的心跳非常激烈,並且感覺全身血液在燃燒。那一刻開始,再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我已成為只為心中性慾而存在的惡魔,不將陰莖插進雯雯的陰道內,絕不願就此罷休。  來到她房門前,我敲著雯雯房間的門,等約十秒都沒有回應。然後我又再敲,還是沒有回應。  就這樣,我再多等約10分鐘,才敢打開她的房門……  她的房間一如往昔,依然有雯雯的香味飄散在室內,只有微弱的小夜燈開著。在床上,雯雯躺在上面一動不動,似乎已經陷入熟睡。  我站在門前,叫著她的名稱,想試著將她叫醒,但她依然沒有對我的呼喚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平穩呼吸著。  我終於踏進去,然後,我返手關上門。從這一刻開始,這裡將成為只有我和她兩人的隱密空間……  來到她床沿,我不騙人,我好緊張,非常緊張。這樣的緊張完全不同於以往半夜潛進來自慰的刺激,而是知道自己現在就可以對她的身體為所欲為的期待。  雯雯依然只是熟睡著,如同睡美人,除了王子,沒有任何事可以喚醒她。  但我是她的王子嗎?我能喚醒她嗎?  當然,我現在不願喚醒她,只願讓她繼續沉睡,成為我的女人……  跟沒有意識的女人做愛,不就像是跟屍體做愛一樣?就跟日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的作品:睡美人裡面所寫的差不多?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覺得這很病態。但現在,沒關係,她是雯雯,我的妹妹,我的愛。對我來說,她永遠是那麼的美麗純潔充滿魅力。  更重要的,我要她。如果她不陷入沉眠,我必永遠沒有這樣的機會。  我伸出雙手,但我的雙手正在微微顫抖。我沒有想要讓自己先冷靜下來,也不必這樣做,就輕輕掀開她的棉被,拉到一邊。  她依然穿著超長型T-Shirt,依然沒有反應的平躺在床上沉睡著。  雯雯的沒反應,更是鼓舞了我原本還有點害怕不安的心。  然後當時我輕輕將她的居家服T-Shirt從最根部遮蓋大腿的地方向上拉,一直向上退。偶爾因為她的身體壓在床上而拉不上,我就稍微撐起她的身體再繼續,直到拉至她肩下的鎖骨為止。  她紫色的胸罩與白色內褲完全暴露在燈光下,在我眼前,毫無遮掩。  原本就在內褲裡怒勃的陰莖,這時更是加倍勃漲,真的都漲到感覺會痛。  望著這一幕,我已經不在乎什麼倫理道德了。我真的滿腦子只想幹她,享受她的肉體,感受她陰道的滋味,才能平息我的慾火。  就算有內褲的包隔,我依然能看到一處地方有整團黑色。我知道,那是雯雯的陰毛。這也真的是我第一次看見妹妹的陰毛。畢竟我最後一次看她的陰部,那時是幫她擦乾淨我的精液。她當時還是小孩子,整個陰部沒有半根毛髮。現在她已經是成熟的女人,所以我也不會太訝異。  我想先脫她的胸罩,因為我當時就決定好,我要用正常體位與她做愛,所以我的胸膛要壓在她赤裸的乳房上,感受這樣做愛的滋味。  說來好笑,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脫女孩子的胸罩,就只能從雙乳罩杯中間的連結處,用手向脖子拉扯上去。而她的乳房失去胸罩的固定,就自然的向左右張開。  她的乳頭是偏向暗紅色的,跟我以往幻想的粉紅色有很大的差異。乳房是發育良好的那類型,介於C和D之間的罩杯,我一隻手應該能剛剛好掌握住。  我將雙手伸出,向雯雯的少女雙乳伸去,然後我握住她們。  好長一段日子,這是我只能偷望,不能正眼直視,甚至妄想觸摸的存在。現在,啊……我真的握著雯雯的雙乳,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刻的所有感覺……  但整個乳房握起來還有點硬,不像色情書刊上寫的總是那麼柔軟……  我還一度保持不動,感受她乳房隨著呼吸的起伏。  然後我用手指捏捏乳頭,拉一拉,感覺有點像橡皮筋,有點硬硬的。我就這樣學A片玩一下,但很快就覺得無聊起來。畢竟雯雯她沉睡著,不會有反應,就這樣捏也沒什麼意思,就停下手指。  接著,我迫不及待的很快脫下短褲,然後是內褲,讓整個陰莖對著雯雯聳立著,心臟依然砰砰作響。  說來丟臉,當時都還沒有做到什麼,主要只是看著,我的陰莖前端尿道口就已經冒出透明狀的黏滑液體。  真的,這樣的情況真的非常刺激,這樣的環境,這樣的情況,我相信任何一個男人就是想不冒液體都很難。  我本來打算進行下一個行動,也就在這時候,忽然雯雯動了一下手臂並呻吟似的哼一聲,讓我嚇的差點叫出聲音。  我看著雯雯的臉,發現她的雙眼微張,似乎正看著我。我心想這下完了,真的死定了,她的衣服被我脫成這樣,我又剛好將自己的褲子與內褲脫掉,就這樣怒勃著陰莖赤裸下半身在她身旁,所以我除了求她原諒不要告訴父母外,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辦?  但沒想到她微張的雙眼又轉了過去,看向別的地方,然後又閉起來一動不動的再昏昏睡去。  我被這情形搞的有點不知所措,好幾分鐘都不敢動彈。然後我才想到以前網路上曾看過的一篇醫學文章,有些昏迷藥會有這種現象,但其實當事人是依然完全沒意識,並且事後也不會有印象。  我也是想到這裡才又鬆一口氣,而且是好大一口氣……  當時我本來還想讓自己的陰莖夾在她的雙乳間,然後學A片自慰看看。但被她剛剛這一嚇,覺得自己還是趕快進行最後一個步驟,將陰莖插進她的陰道內與她做愛,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迷昏藥的藥校還能持續多久?  我伸出手,很快的就將她的內褲拉到腳底……  然後微微張開雯雯的大腿,看著股間一搓濃密陰毛。我想先看看她的陰部,確認陰道的位置,但因為小夜燈的燈光實在太暗,所以除了陰毛的一片黑,其餘的影像都很模糊。  我還記得當時為了能看清楚,自己還跑去將夜燈轉大,然後脫下自己上半身所有衣服。畢竟當時我就要跟妹妹做愛,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所以我希望這次就能用身體來感受她的全部。  我屏住氣爬上床,全裸屈膝蹲在她雙腿間,看著她的陰部。我伸出手觸摸,用點力氣扳開左右兩片有許多折皺的大小陰唇,然後就看見一個被更多小皺折蓋著的小孔,並且所有折皺都隨她的呼吸而微張微閉,彷彿真的有生命,並且上面都如同被愛液微微沾濕而看起來有點黏黏的。  想到等等我的陰莖就要插進去裡面,感受那些皺折在她體內的所有擩動,與愛液的黏滑滋味,就讓我慾火滿身。  這就是雯雯的陰道口。當時我還真的有點不敢相信,我竟然能這麼近的看著妹妹的陰道口與所有動作。但當時還是很快就發現跟小時後我所見的印像已經不太一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感覺現在看的比小時候更充滿皺折與紋路。  我用手指去摸陰道口,感覺非常軟,並且溼溼熱熱的。但我當時也只是在陰道口周圍摸摸而已,不敢用手指插進去。  因為我知道雯雯也還是處女,我又不會看處女膜在哪裡,雖然聽說處女膜有可能女孩子之前在運動時就破掉,但我還是希望就這樣保持完整。畢竟上次我侵犯她時,我的龜頭也只有保持微微插入,沒有插入更多,所以她的陰道從出生以來十多年就一直沒有被異物真正插入過,而等我的陰莖插入也才算是真正的破處。  當時我不想等了,我知道再摸也都永遠只是那樣,就從床牆邊拿起她的小枕頭,然後墊在她腰下,讓她的整個陰部稍微浮起,才好方便我等等的插入。不然我知道在當時自己還是處男的情況下,真的會一直不得其門而入。  我更扳開她的大腿,接著我雙腿向後直伸,身體趴在她身體上方,以左手頂在床上支撐自己的身體,右手扶著自己那已勃漲紫黑的陰莖對著她的陰道口,胸膛稍微壓在她的乳房上。  其實這是很普通的交合姿勢,也方便我隨時低頭向下看調整位置。  保險套?  老實說,我從沒考慮過。  因為聽說戴上保險套感覺會降低,所以我不希望第一次的感受會有不同,自一開始就決定不戴。不過反正我本來也都沒有性經驗或砲友,自然就不會準備。這會要我停下來出去買,更是不可能的事。再加上我一直想在雯雯的陰道內射精已經幻想好幾年,所以更是不想準備。  因此當時完全被做愛慾望控制的我,對於雯雯會不會懷孕的問題,更是不會想那麼多。反正女孩子一次就懷孕的機會,我知道也實在是太少了,所以當時我狠下心願意賭這麼一次。  只是當時我胸膛感受到她乳房被我壓著的彈性與柔軟,右手握著的陰莖觸碰到雯雯的陰部,在這樣雙重刺激下,我真的差一點就忍不住就要洩了。  我不知道男孩子第一次是不是都會這樣,還沒插入就要有射精的興奮,總之當時我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過好一陣子才將想射精的衝動壓下去。  她的睡臉與我如此靠近,只有十公分左右,當時我甚至能感覺到她平穩的鼻息,而她卻依然毫無所覺。  看著雯雯的睡臉,然後我握著陰莖,努力調整位置,憑感覺跟雯雯的陰道口對正,然後稍微試著插插看。  當時我腦中所想的,已經沒有什麼可不可以?對不對?被發現怎麼辦?這類擔心後果的問題。  我已經完全被本能控制,只想趕快將陰莖插進雯雯的陰道內,感受她溫暖潮濕的空間,並且在陰道內激射出自己濃稠的精液。  而我知道自己現在就有這機會,更是讓我無法停止。  只是我的龜頭前端上下,一直摩擦在雯雯的陰毛與恥阜上,探尋著陰道入口。但不論我怎麼調整,怎麼向前挺,彷彿都無法找到,而像是一直被雯雯的整個陰部擋住。  試了好幾分鐘,還是找不到可以讓我插進去的陰道口。我就有點不耐煩的立起身體坐起來,低頭看著自己陰莖與雯雯的陰部,並用手再讓陰莖對一次方向。  這時雯雯又呻吟了一聲,讓我嚇一跳看著她,但她又是沒有其它動靜,彷彿熟睡一般。  放心之後,我最後再度確認位置一次,就再度用右手握著我的陰莖不動,整隻左手再撐在床上,身體向下趴,我的胸膛壓在她的乳房上,再度微微聳動屁股,讓龜頭向雯雯陰部插動。  但情況依然跟剛剛一樣,我的龜頭總是如同被擋住,只能自兩片陰唇間向小腹上的陰毛地帶滑去,不然就是向雯雯的肛門下滑擦而去。  我相信我的龜頭有對到雯雯的陰道口,但我就是不了解為什麼會插不進去。  又試了幾分鐘還是一樣,讓我非常煩燥,甚至心中開始罵髒話。  最後有點自暴自棄的,用力重重向前一撞,想藉此發洩一下心中的怒氣。並且自我安慰著這次失敗沒關係,等等乾脆換個姿勢再來,反正我有好幾小時的時間。  沒想到,剛開始依然是被兩片陰唇阻擋的硬碰硬感覺,卻因為我所施更大的力量,而讓雯雯的陰唇忽然感覺整個陷下去。接著伴隨著微微刺痛感,我的陰莖竟整個向前插過去。  這一瞬間,我發現我似乎撞進去了!!  我永遠記得這一刻的感受,真的感到整個龜頭那裡有種難以形容的溫熱感,就如同被小手緊緊夾住龜頭一樣。  為了確定,當時我還低下頭去看。果然跟剛剛我還沒插入,一邊低頭看一邊調整位置的陰莖樣子不一樣,沒有看到龜頭部分。這會只見整個陰莖中後段之前的部分完全看不見,如同向雯雯的陰道內延伸進去,我們的身體也被這條通道所連結!!  我興奮的看著眼前雯雯的睡臉,她依然如同沒有任何感覺的沉睡著,但我心中卻一直在吶喊:「我插進去了!!我的龜頭整個插進去了!!哥哥已經插進妳的陰道內!!我終於插進雯雯妳的陰道內!!」         (待續)

上一页下一页
本页面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 影片 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any of the content regarding
to any image, movie, audio, or text of this posting page

隐私权政策 - 服务条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TopZo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