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这里成为VIP会员,观赏我们珍藏的高质无码学生妹,偷窥,排泄,偷拍电影!
TopZone.Net
简体版首页
色情文学
真实
回应/评论
OL 恥辱
作者:aaa
时间:09/07/2003, 07:34:16
第一章 惡夢的初臨 作為一名著名大學畢業的碩士,再加上我的身段及美貌,每次都讓我成為大眾艷羨的對象,也令我擁有高傲及倔強的缺點,也令我墜進了永遠的黑暗之中。 我叫張美嫻,是香港一家大公司的營業經理之一,素有「冰山美人」之稱,同時也是公司中的TOP10 營業員,我手下有十多名營業員,都是公司中的精英,其中李淑如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小學及中學同學,我們幾乎無所不談,雖然她才幹不是出眾,有時不夠營業額,但我總是幫助她。小如不算是美女,但上圍卻十分厲害,足有36E 杯罩,比起我的34D 還要大。 不過,我想不到最親密的朋友,竟是害我最苦的背叛者。 上星期開始,公司把董事長的兒子朱然偉調到我的一組,他又胖又高大,看見已很惹人討厭,而且常性騷擾女組員,還常偷看女同事的走光,不少人說他來當營業員只是試驗,很快就會當高層。
我曾經幾次暗示過他不要這樣做,他不理,今天我忍不住在眾人面前罵了他,他悻悻然離開,大家都很害怕他會向父親打小報告。 我起初還以為我為公司賺了這麼多錢,不會對我怎樣,怎知第三天,我便接到通知升我為助理總營業主任,這是明昇暗降的職位,我沒有了自己的營業組,只做一些文件上的工作,這代表著我在公司中失勢了。我的客戶也流失了給其他營業員,我一無所有。 有一點奇怪的是,表現平平的小如竟然升任我的位置,不過我仍替她慶祝一番,在慶祝我和她升遷的宴會上,她穿了一件低胸晚裝,身材呼之欲出;我不欲和她爭艷,我挑了一件黑色的晚裝,不過實在各勝擅長,吸引了全場的目光。我一向對男生很冷漠,甚至有人猜我是同性戀,不像小如一樣,常與男生談笑風生。 我坐在一角在喝悶酒,這時我以前的舊下屬王雯雪(Ada)及潘小婷(Karen)走過來,我知道她們最近的營業額大升了許多,我和她們聊了一會,恭喜她們,但她們眼神卻告訴我,她們不開心。
我突然發現,她們的衣著比以前性感了許多,連已為人妻,平時衣著保守的王雯雪,也穿起露背裝及高叉裙來;潘小婷更穿了超低v晚裝,露出了整個乳溝。我還取笑她們,她們只微微一笑,笑容中帶了苦澀。
小如在整個晚宴上像穿花蝴蝶,也難怪的,在升職半個月內,組的營業額升了三十巴仙,她也取代了我的top10位置。 我無聊地四處走著,突然,我看到王雯雪挨著朱然偉那個死胖子進了升降機,升降機停在十樓,我坐另一升降機到十樓,我在走廊中徘徊,聽到在1015室中有很大聲的呻吟聲音,未有性愛的我聽到面也紅了,我直覺覺得那是雯雪的聲音。
雯雪一向都溫柔嫻淑,而且是有夫之婦,怎會和那朱然偉有染?我忍不住拍門,不一會,朱然偉裸了上身,下身圍住白色毛巾開門,他一看到我,也呆著了。我不顧一切的衝了進房,一看之下,我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可怕情境…
第二章 凌辱人妻
那一幕,我足足害怕了三天。王雯雪當時是全裸的,跪在床上,她的手腳全被綁著,乳房被麻繩圍了一圈,把乳房都擠得大了一倍;而麻繩把下體的陰唇都分開,麻繩就在陰唇之間;另外,她的咀被一個紅色的膠球塞住,閉口不得,我見到口水在她的咀角中流在乳房上。她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一個人,像一頭等待被凌辱宰殺的母豬。
我呆呆地站在房中,冷不防朱然偉在我身後,從後抱住我的腰,把我舉起,我大聲呼叫及大力掙扎,她用繩把我綑綁起來,用王雯雪的內褲塞著我的咀,我感到很噁心及驚恐。
他走到床邊,撥開了王雯雪屁眼中的麻繩,他除下毛巾,天啊!我第一次親眼看到男人的陽具,他的陽具足足有八吋長,很粗大,而且四周佈滿了青筋,龜頭呈大大的冬菇形,可怕極了!
我不禁閉起眼,但我聽到一聲慘叫,我一看,只見那根粗大的陽具竟插進了王雯雪細小的屁眼中,不可思議。我以前也聽過肛交這回事,不過現在竟親眼目睹。
朱偉然的巨大陽具抵住了屁眼口,慢慢的鑽入去,我看見王雯雪的面頰不停地跳動,突然一聲大喝,朱然偉身子一挺,巨大陽具插了一半,開始用力抽插,王雯雪的樣子痛苦極了,不過她的咀被塞住,只能發出呻吟聲,但她的咀角大量流出口水來;真的難以想像如此細小的菊門竟然容納這麼巨大的陽具。
我一邊哭一邊又忍不住要看,朱然偉抽插了半小時後,全身一震,拔出了陽具;當時王雯雪已差不多痛昏了,雙目無神,呆呆地流著口水;我看到王雯雪的屁眼,我簡直想立刻嘔出來,那已不再是一個屁眼,而是一個黑色的洞穴,洞穴中流出大量的紅色的血及白色的精液,肌肉翻了出來,可怕極了!
朱然偉解開了王雯雪的繩子,把她推進了浴室,他望著我,陰森森地笑了一笑,他躺在床上,竟然在自瀆起來。我合著眼,不想看這醜惡的情境。
過了一會,我張開眼,朱然偉及王雯雪都穿好衣服了,朱然偉解開我的繩子及拿走了我口中的內褲,我不禁大哭出來,我立刻跑到洗手間中,我把臉浸在洗手盤中,我不停哭,我感到屈辱,而且更多的震驚及噁心。
當我鎮定下來,回到宴會廳時,晚會已接近尾聲。
我看見朱然偉若小如在談天,看他的神情好像若無其事似的。我又看到王雯雪和潘小婷坐在一邊聊天,表情也沒有甚麼特別,不過我看到她的小腿有點顫抖,看來她屁眼應該很痛很痛。
為甚麼?發生甚麼事?為甚麼一向保守、溫柔斯文的人妻雯雪會做這樣可恥又可怕的事?
第三章 快樂背後的陰謀
今晚剛好是星期五,我睡不著,腦海中總是出現那些可怕的片段。想到這裏,我突然想如果這些事降臨到我身上,我會怎樣?被男人肛交?我立刻搖頭,想驅去這種可怖的想法。
但我實在不明白,不明白為甚麼王雯雪會做這種事,我想打電話給她,但又不敢。我想報警,但又不知要告他們甚麼? 到了星期一,我回到公司,才知道總營業經理已換了人。我回到辦公室,我才發現我的房間已被拆掉了,我的辦公桌被移到男廁的附近,我竟然連一個文員也不如。
我怒氣沖沖去找新的總營業經理,我不理秘書的阻止,衝入了辦公室,我看到那人,我呆了。 那位新營業經理,竟然是朱然偉。 我看著他,腦上又浮現起上星期五的片段。我怒氣沖沖的罵他上次為甚麼要綁起我,我問他為甚麼要這種對待王雯雪,我問他為甚麼要把我的座位搬了。
他看著我怒氣難平,沒有回答,只看著我不停起伏的胸口。 朱然偉慢慢地說:「王雯雪只是一件玩具,插她的屁股有甚麼奇怪了?你就不同,我會慢慢調教及品嚐」。 「調教」、「品嚐」?
這些字眼我其實也不太明白,但感到總是可恥的說話。我拿著放在桌上的一杯茶撥向他,他的臉都被我淋濕了。
他沒有生氣,他淫笑說:「嘿嘿,我會用精液射到你的面上,嘿嘿」。
我怒極羞得快要失控了,我哭著衝了進女洗手間,大家都用奇異的目光望著我。 我在女洗手間不停地哭及嘔吐,我感到好噁心,我不明白為甚麼我的處境會這麼糟,我怎樣再和這人一起工作。我又不能辭職,我現在的收入已減少了許多,我還有樓宇要按月供款,股票又失利,我經濟正陷於困難,加上我是家中經濟支柱,我不能失業。 我只好回到辦公室,坐在辦公桌上,我眼也紅了。
我這麼有名有地位的營業員,現在竟然要坐在大辦公室內,還要在男洗手間外,每天男同事來來往往,都望著我。那個朱然偉幾乎每天都當眾大罵我一頓,我一點尊嚴也沒有,但我沒有哭,只是用倔強的表情望著他。
不過總是很現實的,現在我的已沒有了半點權勢,以往奉承我、害怕我的人都對我有不同的態度,現在連一個文員也可呼喝我了,除了小如,她現在已是營業部的紅人,但她仍對我不離不棄,仍然十分尊重我。 這天,她邀我到她家去試衣服及胸罩。她的新居挺大,她現在的環境就像三年前的我一樣,我不勝感概。
進了她的房間,她二話不說,就把衣服脫了下來,我才第一次看到36E 巨乳的魅力,難怪不少男生都被她吸引著。她拿出很多胸罩出來,邀我一起來試。
我說:「呵呵,小如,你這麼大,我怎能用你的胸罩啊」。
其實我的胸有34D,算是極好的身材,不過比起小如的巨乳,就明顯輸了一籌。小如笑嘻嘻地拉了我過來,硬要看我的胸,我反對了一會,終於屈服了,我半推半就地被她脫去了衣服,她還要來脫我的胸罩,我拒絕了她。
她反而自已脫了起來,我看見她巨乳的全貌了,她的乳暈很大,乳頭也比一般女生大,像一個大木瓜一樣,我覺得有點像日本的AV女郎,有點CHEAP的感覺。我有點尷尬,但看見她沒有機心的樣子,我反倒覺得自己不應這樣想。
她不停地在試胸罩,還問我好不好看,漸漸我也沒有顧忌了,她也把我的胸罩脫下了,我自十一歲後第一次裸露人前,雖然是同性,但也有點感到面紅耳赤。
突然,她伸手過來我的胸前摸了一把,我嚇了一驚,我要打她,她和我摟成一團,我們在說說笑笑,我感到像回到童年時候,我對她完全沒有戒心。她知道我還是處女,還不停地取笑我。
她說要看看我的美態,她要我擺一些POST,有時雙手夾胸,有時摸著自己的胸,有時爬在床上,我覺得這些POST 不太好,但一向矜持的我今晚有點放肆了,她說很好看,說我可以拍寫真,我連忙推說不好。
我們就這樣快樂地過了一個晚上,小如的開朗熱情,令我的最近的不快盡消。
第四章 第一次恥辱 我在公司中無聊地過了大半個月,每天都是做一些瑣碎不過的事,還是每天被朱然偉罵幾遍。
最可怕的事,王雯雪經常都過來,還走進他的房中,然後傳出呻吟聲,大家都聽得很清楚,起初大家感到尷尬,不久,大家都好像習慣了。
自從那次之後,我都沒有再和王雯雪說話。奇怪的是朱然偉這幾天都淫笑地望著我的胸部,似乎不懷好意。
這天,小如哭著對我說,她發現她的家被人偷拍了。我吃一驚,那上次我們試胸圍的裸體情況,豈不是有可能被人拍下了,我不敢想像。不久,這個可能性變成實在了。
我好擔心我會被人拍下裸照,身為一個處女,被男人看到裸體是我不能接受的事,加上我的父母雖不是富有,但卻總算書香世代,我的弟妹也讀名校,如果我真的被人拍下了裸照,又公開了,對他們也有影響。我幾天都輾轉反側,睡得不太安寧,昨晚我還做了一個怪夢…….
在夢中,我在一間空洞的房間中,我全裸地爬在地上,屁股向上,好像等待著甚麼似的,這個姿勢令我十分羞恥。
突然,一隻手指向我的屁股移過來,在我的肛門輕輕刺了一下,我吃痛;接著,一雙手把我的屁股分開,一根巨大的陽具向我的屁股移過來,我大叫,但沒有用,我的身好像不能再動了,那間陽具猛力向前衝,直插入我的屁股中。
我在睡夢中驚醒過來,我嚇得全身冒汗,我為甚麼會作這樣的夢?而更可怕的是,那根陽具竟和朱然偉的十分相似,那麼粗大,那麼可佈。我忍不著不斷哭著,全身顫抖,我感到極度的驚恐。
這天,我終於遲到了半小時才回到公司。身為一個助理營業經理,但我卻要向朱然偉的秘書報到。
忘了說他的秘書,他的秘書林詩宜是個具有古典味道的高挑美人,差不多有歌星陳慧琳這樣的高度,樣貌卻和趙薇有七分相似。我相信以朱然偉的急色性格,這位美女一定都難以倖免了。
朱然偉叫了我進了他的辦公室,我知道今天一定會挨罵了,我站在他的辦公桌面前,他把雙腿分開放在辦公桌上,十分粗魯。而且看到他的褲內有一根東西突了出來,我想起昨晚的夢及那根醜惡的陽具,我感到有點汗在背部流下。
他在看一些東西,我不知他看甚麼,我站在這裡等他,他一邊看著那些東西,一邊肆無忌憚地看我的胸,我又憤怒又尷尬。
「朱生,如果沒有甚麼吩咐,我先出去了。」
「等等!」
「甚麼事?」
他走過來,我不禁退後一步。我已算是高挑的美女,足有170CM,但他是巨人,還比我高出一個頭。他淫笑著問我:
「你被多少男人幹過?
「你說甚麼?」(我極度震驚及羞恥)
「你不要對我說你是處女?你的樣子這麼淫,怎會是處女。」
「你….你」(我憤怒得說不出話來)
我感到又憤怒又羞辱,我打了他一記耳光,轉身欲走,他突然說:
「你的乳頭這麼紅,難道真的是處女?你的乳型很好啊,左乳側還有顆可愛的痣,真是迷人又可愛。」
我有如晴天霹靂般驚惶地一震,他,他怎知道我的左乳側有一粒可愛的痣?
「你說……說甚麼?」(我忍著被他嘲弄,一定要問過清楚)
他又坐了下來,不理我。我又急又羞,哭了。
他說:「你那白色的花邊胸罩是甚麼品牌?你那吉蒂貓小內褲是那裡買的?」
我像墜進了可怖的深淵,我那天在小如家就是穿了白色花邊胸罩,而我二十六歲還愛穿吉蒂貓小內褲的秘密更只有小如知道。
「你…..你你….」
他把十多張照片拋在桌上,天啊!全是我的裸照,就是那天在小如家時的姿勢。有些是我穿內衣褲的,有些更是裸了上身,夾著乳房,爬在地上的都有。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恥,為甚麼會被人拍了裸照?為甚麼會在朱然偉手上?我一想到他不知看了我的乳房多少遍,我就羞得想立刻死掉了。
第五章 屈服與裸露
我感到十分羞恥,我想不到第一個看我裸體的男人竟然是這個我最討厭的人。我瘋狂地把照片撕破了,我不斷撕,把照片撕得沒法再辨認相中人的圖像了。不過我知道他還有底片,我不知怎樣做,我下意識雙手掩著胸,我感到我現在好像裸露一樣,他的眼神好像直透我的衣服內,瞄準我的乳頭。
「鳴鳴,你這禽獸,你快交回底片給我,否則……我報警。」
「哈哈,你告我甚麼?照片是我在街上拾到的,好吧,你去報警,讓大家都看到你的裸照。」
我是完全處於下風,一向冷靜機智的我在他的面前,像一頭等待被宰殺的羊。我坐在他的對面,我不停地哭,我不能走,也不想再在他的面前被他不停視姦我的胸部。
他突然把電腦屏幕轉過來我的一邊,屏幕上的牆紙都是我的裸照,我大力把屏幕推倒在地上。他哈哈大笑,我衝上去想捏死他,他捉住我的手,他好大力,把我按在他的辦公桌上。
他打了我幾記耳光,我呆了,他哈哈大笑,我跌在地上,跪倒在地上哭著,他站在我面前,遮住了燈光,我處身於黑暗當中,無法走出來了。
對,我是處身於黑暗的地獄當中,再也無法走出來了。
我鎮定一些,他又坐在椅上,我只好收歛心神,走到他的面前。
「你要怎樣才可交回底片及毀掉所有照片。」
「那看你會否識趣。」
「我……我不會和你做……那些事的。」
「嘿嘿,我也知你不會,你只要聽我的話,我不會摸你或幹你,好不好。」
我知道不會是甚麼好的事,但已由不得我選擇了。他拿出了底片,放在桌上。他突然用手抓著我的裙襬,揭了起來,我感到極羞,想立刻反抗,但他拍一拍底片,我又只好停了手,不反抗。我想不到我會被這個人羞恥到這樣。
「你要聽話,才可拿回底片,否則我把它製成VCD,你就會像璩美鳳一樣。」
「鳴鳴……不要。」
「你放心,我不會踫你或摸你,但你要聽我的話,我只是要看看。」
「怎….怎可以,這麼羞恥。」
「你想給我一個人看,還是給幾百萬人看?」
我只好屈服,一向倔強的我終於徹底屈服了,我知道我要拋棄尊嚴,才可拿回照片。他揭高我的裙子,我的內褲被他看到了。我抬高頭,眼淚不斷流下。
他要我坐在辦公桌上,對著他;我感到自己像他的玩具,我從來都沒這樣失去尊嚴。他要我脫去裙子,我哀求不要,他說未看過我的下面,只要滿足了他,就可放我走及拿回照片。
我不明白那時我怎會答應他,我的心好亂。我終於脫去了裙子,我下身只剩吉蒂貓內褲,他要我張開腿,我把腿張開,我的內褲完全在他的面前,他望住我的大腿內側,我看到我有一兩條陰毛從內褲邊露了出來,羞恥極了。
他要我脫光上身,我不答應,他笑道:「又不是沒有看過,你放心,我只是看看,不會摸的,被我一個人看總比給幾百萬人看好吧」。
他又擊中我的死穴了,對,我的裸照不能公開。我咬一咬牙,把外套、恤衫,甚至胸罩都脫光了,我全身只剩一條內褲。我引以為傲的乳房展露在他的面前,我十分羞恥及驚恐,我的乳頭微微的顫動,幾滴汗流在乳房上。辦公室其實有點冷,不過我在驚恐及羞辱之下,反而感到很熱。
「看夠了沒有?」(我羞恥地問)
「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放你走。」
「鳴…..好」
我掩住自己的臉,不敢面對他。我羞恥得全身顫抖,乳房在輕微晃動。
「你第一次性交是甚麼時候?」
「我……我沒有試過性交。」
「不相信,你的樣子這麼淫賤,怎會沒有試過性交?」
「沒有,鳴鳴,真的沒有,別問了。」
「有沒有自慰。」
「我……我有..鳴鳴 有試過。」
「嘿嘿,果然是淫娃」
「好,現在我要証實你說的是真話,快脫下內褲,張開腿,在我面前自慰。」
我驚得呆了,怎可以,我全身僵硬,我真的不能接受,怎能夠把自己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展示在這麼卑鄙醜陋的男人面前,還要自慰?
我現在算是甚麼?我在甚麼地方?我看著自己半裸的身體及羞恥的姿勢,我突然感到對自己很陌生。
第六章 全裸與凌辱
「快點脫下內褲,我要檢查你是不是處女。」
「不要,不要,鳴鳴。」
「你不脫,我來替你脫。你可以大叫,令所有人進來看看你的裸體,又或者現在裸露地跑出去」。(他把我的衣服都拿在手上,所有事都好像被他算盡了)
我絕望了,我現在進退兩難,我的雙手拉住內褲邊,我沒有勇氣脫下來,但我不知道我還有甚麼選擇。終於我脫了下來,我露出了陰毛的三角位置,再脫到膝頭上,再脫了下來,他把我的內褲搶了過去,我全裸了。我立刻合上雙腿,大力地緊緊地夾實。
他哈哈大笑:「甚麼冰山美人,甚麼公司第一美人,平時裝高傲,還不是終於讓我看全相。賤雞,快張開雙腿,給我檢查,否則你現在就這樣走出去」。
我聽了他說的話,我感到作為一個人,一個女人的尊嚴已沒有一絲剩下了。我張開腿,我的陰唇及所有陰毛都被他看到了。他看著我的陰部,我羞恥極了,我想立刻就死掉。他看了五分鐘,我張開著腿,腦中空白一片,只有羞恥兩個字在我腦海中出現,五分鐘就好像五年這麼長。
跟著,他要我自己用手拉開自己的陰唇,如果我不拉便由他來拉,我只好忍受著極度羞恥,掰開自己的陰唇,露出了陰道。他拿出一個手電筒,對著我的陰部照下去,我感到我像一頭實驗室中的小動物,被人不停地觀察,沒有了半點隱私。
他又拿出一個膠鉗子,輕輕伸入我的陰道,像鉗住一些東西,我突然全身一震,一鼓暖流像從陰部中流遍全身,多怪異的感覺,這是高潮嗎,我很少自慰,有的只是隨便輕撫自己及摸摸陰道,間中有少許感覺,但都沒有這時的情況。
他哈哈大笑,他把鉗子拿了出來,給我看,我看到鉗子上帶有很多半透明的液體,這是我的分泌?
他說:「你果然是一個淫娃,天生做奴隸的材料,處女也這麼大反應,我剛才只是輕輕鉗一鉗你的陰核,你就流這麼多淫水,嘿嘿,你放心,將來我會好好調教你的,你將會是我最好最優秀的母狗性奴」。
我的腿不斷發抖,母狗?性奴?我會做母狗及性奴?
他說:「好吧,証實你是處女了,現在表演自慰吧。」
我已不懂反抗,我沒有表情地開始搓弄著自己的乳頭,另一隻手開始挖弄著自己的陰道,過了一會,我開始呻吟著。
「丫丫,丫丫呀丫呀,嗯,丫丫丫呀。」
他也脫去了褲子,露出那根大陽具,不停地自瀆著。我們就在這間房中,不停地自慰著。我已自慰完了,他還在自瀆,他把我拉到地上,跪在他的跨下,我的臉對著他的可怖的陽具。
突然,一股白色的液體向我迎面射來,我的眼睛立刻被白色的濃濃的糊狀東西蓋住了,我的咀唇、面、鼻孔,頭髮都佈滿了這些東西,這是精液、男人的精液、白色的精液。 第七章 崩潰 脫衣舞孃(上)
我失魂落魄的拿了照片,離開了他的辦公室。我的臉上仍帶有少許精液,大家都看著我,陰陰地訕笑。我衝進了洗手間,不斷洗臉,即使洗掉了精液,也洗不了我的恥辱。
回到辦公室,本來竊竊私語的同事們立刻停口,我知他們在說我,以為我已被朱然偉幹掉了,朱然偉真的沒有摸我,也沒有強姦我,但在我的感覺上已沒有甚麼分別了。我把照片收放到手袋中,我整天都拿著手袋,呆呆地坐著,沒有吃飯,也沒有再說話。
中午,我如廁時,聽到女同事們說。
「那個甚麼冰山美人,平時裝高傲,還不是被主人玩。」
「嘿,我看她一定被主人插到死去活來,不知有沒有插她的肛門?」
「那臭貨,有機會我們要好好教一教她」
「主人昨天要我舔他的腳趾,我第一次做種事,真是噁心。還要喝李淑如那賤女人的尿,真可惡。」
「不要再亂說,誰教我們只是三級奴隸,小心隔牆有耳」。
我感到極度震驚,一方面我知道自己的聲譽及清白名聲已嚴重受損,另一方面她們說甚麼「主人」、「奴隸」,難道她們都是朱然偉的甚麼奴隸?為甚麼又會說喝小如的尿?真可怕,我隱隱覺得比今早悲慘十倍的事將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想去找小如問清楚這件事,但她已被派去美國公幹了。到了第二天,我回到公司,一早便給朱然偉叫了進房,同事們似笑非笑的望著我,我知道他們在想甚麼,我感到很恥辱。
「朱先……生,有甚麼…….吩咐。」
「沒有甚麼,只是想問你,昨天下體有沒有很癢,要不要我幫幫你。」
「你……你別再羞辱我了,夠了,已玩夠了。」
「好了,我們來談談一樁生意。」
我現在在他面前,好像已沒有了任何能力反抗,我甚麼都被他看過了,連我身體上最重要的地方都被他檢查過了,我的自信及自我形象變得很低,十多年來的自信和高傲在他面前都好像不斷流逝著。
他要我坐在沙發上,我知他不懷好意,但我提不起勇氣拒絕,我漸漸從內心中開始害怕及服從他。
他說:「如果你願意現在脫光衣服,在我面前剃掉陰毛,我就給你十萬元,好不好?」
我打了他一記耳光,他捉住我的手,把我拋在沙發上。我在哭,我不知道為甚麼我會弄至這樣,不停地被他羞辱。
他拿了電視機的搖控器,開啟了電視,我一看電視,我不禁驚叫了一聲,我幾乎昏倒了。
我再一次墜入了無法自拔的地獄。
畫面上是我昨天的裸體及自慰片段,我是那麼醜惡、那麼羞恥、我的臉佈滿精液的情況,都一一呈現出來。我把VCD 拿了出來,立刻截斷了它,我扯著他的衣服。
「你……你這惡魔,你甚麼時候放了攝錄機?你究竟想怎樣,你想玩死我嗎?鳴鳴,我和你又沒有仇,鳴鳴鳴。」
我崩潰了,我頹然坐在地上,我只懂哭。
他好像很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說到:「不要哭,只要你聽話,我不會把VCD 給人看的,先脫吧。」我除了服從,還有甚麼可以做?
我默默地脫衣服,這次他架好了四部攝錄機放在我的四周,我已無所謂了,我的意志已崩潰,我開始自暴自棄。他要我慢慢地在鏡頭下脫衣服,我知道我已成為了他的玩物,我明白如果我聽話,他還會收起來自己玩,如果我不聽話,你會把VCD 流傳在外。
我像脫衣舞女郎一樣,慢慢地脫下衣服。
我把外套首先脫下來,然後再把恤衫脫了,露出了淺綠色的胸罩。他的眼光落在我深深的乳溝上,他要我彎下身來,把胸圍下的V字乳溝攝到錄影機上。
我然後脫下了裙子,我那天穿了襪褲,我正要脫下時,他制止了我,要我先脫胸罩。
我把胸罩的帶子脫了下來,露出了大半個乳房,他拿著相機不斷拍照,他故意要我慢慢脫,拍出各種羞恥的姿勢。最後,我的胸罩脫了,再度向他展示乳房。
第八章 崩潰 脫衣舞孃(下)
他要我坐在茶几上,張開腿,我感到極羞恥,我感到自己很下賤,但我已不再有任何的反抗,我像機械人一樣地聽他指揮。
我的雙腿呈V字型,雙手向後按,我的頭抬起來,他要我發出呻吟聲音。我只好不停地發出呻吟聲音,我知他想盡量令我裝出淫賤的鏡頭,在他的淫威下,已不容我再有任何反對了。
這時,他用手把我的襪褲中間撕開了一個大洞,再用剪刀把我的內褲中間剪破了,我的陰唇在襪褲中間露了出來,還有一大撮陰毛,這種姿勢甚至比脫光了更淫靡下賤。
「你看看你自己有多賤,母狗!」
我真的有點感到自己像一頭母狗,我已不配做一個女人,我已變成了他的一件寵物。
我就用這種姿勢保持了三分鐘,他看夠了,要我把所有東西都脫了,我全裸了,他給了我一柄剃刀及剃鬚膏,我張開腿,露出了我十分濃密的陰毛。
我把剃鬚膏塗在陰毛上,我根本不太懂,只好小心奕奕地把陰毛剃著,他喝著紅酒,笑吟吟地欣賞著這個淫亂不堪的畫面。
不一會,我把陰毛大部份都剃掉了。
他突然拿起剩餘的紅酒潑在我的陰部,把剃鬚膏沖掉了。我的陰毛現在十分零落,還有不少還未剃掉,特別是接近陰唇的一些,我都不敢去剃。
他哈哈大笑,說:「你這個白虎,就像一雙白切雞一樣,但仍有不少雜毛,要不要我幫你,你看你現在多難看。」
我沒有說話,他用手扳開我的腿,一手把我的左邊陰唇撥向右邊,我全身一震,我第一次被男人接觸我的重要部位,我知道我終究會落入他的手上。
我感到十分痛苦,但我已不能再回到以前,我知道我再不是以前的張美嫻,「性奴」二字在我腦中浮現,難道我真的會成為他的性奴隸?
他把我的陰唇撥開,用小剪刀慢慢把我的陰毛剪掉;然後再撥開右邊那片陰唇,又剪得乾乾淨淨,最後,把我的雙腿舉高,再分開雙腿,使我的屁股高高暴露在空氣中,都被攝進鏡頭。
他在屁股隙在摸了一把,再用小剪刀慢慢地把毛也剪掉,然後用紅酒把我的陰部及屁股慢慢沖洗著,我的下體都被他摸遍了,我感到很恥辱但也有點舒適。
他露出滿意的神情,他叫我站在他的面前,我全裸地站立在他的面前。
他仔細地欣賞,但我的神情木然,我的內心卻不斷淌血。他一手捏著我的乳房,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摸乳房,我有點吃痛,他不停地摸,然後他另一隻手開始摸著我沒有毛的三角地帶,最後他的手指插入我的陰道中。
我開始有點興奮,我的最神秘地方被這可惡的男人侵入,我為我的興奮感到極度的罪惡。
他弄了差不多十分鐘,我身子好軟,最後,我躺在茶几上,他不斷按摩著我的陰核,又用力捏著我的乳頭,我不停地呻吟及擺動身子。我的呻吟聲好大,我想外面的人一定聽到了,但我已沒有時間再想這麼多,在我心中,我都是被迫的,並不是自願的,這是我心目中最後的尊嚴。
他的手指佈滿了我的淫水,他把淫水塗在我的乳頭上,我輕輕地呼叫了一聲。
我感到全身發軟,幾乎不能站立。
他要我爬在茶几上,抬高屁股,把菊門及垂下的陰唇都攝入鏡頭中,他用手指在我的菊門摸了一摸,我有點異樣的感覺。
最後,我站在辦公桌上跳舞給他看,我不停地跳舞,我也算是跳舞高手,我的乳房不停地跳動,上下左右地擺動,我看他綻露了詭異的笑容。
足足被他玩弄了二小時,我離開了辦公室,我手上拿著十萬元支票,這十萬元給我更大的恥辱,我是一名妓女嗎?為甚麼給我錢?同事們都展露了又鄙視又色迷迷的眼光打量著我,我只好低下頭,默默地走進了女廁。

上一页下一页
本页面所发表的任何图文言论, 影片 声音不代表本站立场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any of the content regarding
to any image, movie, audio, or text of this posting page

隐私权政策 - 服务条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TopZone.Net. All Rights Reserved